【木丹社】276社·秋声——文章及点评
分类:中国历史

嵌字稳妥。如“老、哥”七唱:“鼠无大小皆称老,鹦不雌雄尽叫哥。”将“老鼠”与“鹦哥”两个专有名词拆开分镶于两句中,眼字达到“一字嵌进去,九牛拔不回”的程度。

小桥画舫摇明月

①词字可酌。“逝水澎”澎湃之意吗? 不妥!二联出句意有不通!“北斗鸣”意难理解,为对仗而凑韵了。

对仗工整。张西厢《闲话诗钟》认为,唐诗律联中能达到诗钟对仗工整者,唯杜甫一人而已。欲使对仗工整,须遵循八法:析结构、识内涵、明变异、探虚实、察动静、划节奏、求匀整、避同音。诗钟佳者多对仗工整,如“水、尘”七唱:“锦帆东划吴江水,玉辇西扬蜀道尘”。“锦帆”对“玉辇”,“东划”对“西扬”,“吴江”对“蜀道”,以杨贵妃西行故事对隋炀帝东下故事,极为工稳。

云泥:云泥格

小李杜评:这首诗主要是写羇旅愁思,前三句写景,再三句抒情,尾联寄情于景,对于律诗使用这样的构架是否合理,不敢妄言,但是按照通常的习惯,都是以联数抒情议论写景等来进行构架的。下面具体来分析一下,首联的出句寒风一夜起秋声,此处的一夜是一晚上,一晚上都是风声啊,而对句怎么就薄暮了?说成第二天傍晚亦不妥,可酌。现代的夜晚有路灯,什么都可以看见,那么颔联的出句亦可,且一定程度上承接了首联的秋风。对句开始抒发思乡情感,落叶尚且归根了,而我这个离家三年的人想要返乡只能想一想。转联出句的低语有些不理解,对句的翌日应理解成以后,整联来看,是对三年别绪一句展开的联想以及进一步升华,但不富有表现力。尾联虚写,归家不成,听见琴声都令我悲伤。对句有些不妥,哀蝉既然不语了,那还怎么悲鸣呢?总的来说,此诗扣题是不算太紧的,关于秋声怎样写,高天老师已经解释的很清楚更明白了。按诗中架构的起承转合尚可,一些意象与词语还须斟酌。

用字洗练。如“俗、闲”六唱:“纳枕流泉砭俗耳,上床明月印闲身。”“砭、印”炼字极佳,如用“洗、照”则平淡无奇。因为“砭”在洗的基础上多了“医俗”之义,更为深刻。“印”为拟人法,较之李白“疑是地上霜”的比喻法更生动别致。诗钟炼字讲求新奇、凝练、传神、深刻。如“虫、馆”二唱:“已虫琴柱知音杳,久馆权门脱颖难。”眼字“虫、馆”为名词,属对较难,作者巧将两字转作动词,“虫”作“蛀”字用,“馆”作“寄”字用,借以道出人情世态,用字精妙!

笋根稚子无人见;沙上凫雏傍母眠。

颔联和颈联都是暗承这个叹字来写。"雁叫"和“虫鸣”都是表达一种哀愁之情。欧阳指欧阳修,赋指欧阳修的《秋声赋》。颔联从景的角度来阐述“叹”,颈联从人的角度来阐述“叹”。

诗钟是循格律的七言对偶句,以其简短,常被诗人用以比拼诗才。因用燃香计时,香系铜钱,香尽线断,钱落锵然如钟,故名。诗钟是对仗的高峰,其要求远在律诗对联之上,用字、炼句、炼意亦极讲究。因此,习诗钟对于提高诗联的创作与鉴赏水平大有助益。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周笃文谓:“由诗歌脱胎的联语中,诗钟是最精美的语言艺术……无比精悍,寸铁杀人,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诗钟是诗的一种变体,同样具有深刻的内涵和艺术魅力。”

七、钟典

【Julia 评词】这首词很规矩。上阙写景,下阙写情。秋景寥落,此情依稀。

图片 1

15、鼎峙格 将三个题字分嵌于第1字第7字第11字。或分嵌于第4字第8字第14字。成鼎峙之格。例如

            七律·夜宿山居(平水韵)
                      文|萧尘
雨打轩窗惊好梦,寒虫浅唱怨秋风。
沉沉夜色伤心处,阵阵松涛入耳中。
犬吠柴门何惴惴?人行小径太匆匆。
长空雁叫寻归路,独坐无言剪烛红。

诗钟是精粹的语言艺术,习诗钟可以砥砺诗艺,寄托诗情,陶冶情操,亦可显着提高作诗撰联水平。《诗钟津梁》于诗文则有犀利眼光,淬炼笔锋之功。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整篇绘各种“秋声”,总体尚切题。问题如下:

曲折蕴藉。如“断、归”一唱:“归鹤暝收双翅月,断鸿寒带一声霜。”此诗违反惯常语法逻辑。上句的常规语序是:归鹤暝,但这样讲毫无意趣。作者省略了“中”字,改变了词序,“暝”与“收”、“双翅”与“月”直接组合,于是有了“暝收”“双翅月”的新词汇,使意象呈现跳跃性,这是运用“错接”方法而呈现的诗家语特征。月何以能收?这是基于曲喻的表现手法,收的是月光。因为月光投射如水、如银,而水、银是可收的,于是月光亦似乎可收了。这就触发了读者的联想,有了“兴趣”。下句的常规语序是,断鸿霜一声带寒。“寒带”与“一声霜”也属“错接”。作者用通感的修辞方法:霜是寒的,于是感到霜中的鸿声也带寒了。将“霜”倒置于“一声”之后,则增添了曲折的韵致,激发了读者的联想,增加了诗句的张力。“霜”由于有“寒”的呼应作用,其“反语法”与“反逻辑”便在有度的范围,可谓“反常合道”。此联以技巧胜,正体现严羽所谓的“诗有别趣”。诗家语曲折蕴藉的特点与倒装、曲喻、通感、错接的修辞法有关。

(一)合咏格


作意新巧。诗钟创作力求新、巧、奇、警。如“心、事”四唱:“大得吾心南菊好,藉扃世事一江横”。“扃”即门闩。将横江设想成一条门闩,藉此拦住门户,以阻隔世间俗事的侵扰,表达隐世之心,构思新巧奇妙,匪夷所思。又如“形、池”三唱:“掷我形骸还造化,借人池馆过黄昏”。上联乃石破天惊之语!意指将自己死后的躯体扔到大自然中去。“掷”体现无所顾忌的旷达,“还”表达“来于自然、归于自然”的哲思。下句发长物如“借”,人生似“寄”之感。两句皆关涉生死的哲学思考,意味隽永。“掷、还、借”用字犹精,不失为杰作,令人过目难忘!

青云直上鹏程路

这首诗标题写《秋夜宿古寺》,这个标题的关键字是“宿”字。

《诗钟津梁》,肖晓阳着,厦门大学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定价60.00元

散书:比翼格}

2、颔联对仗从字面看对的没有问题,但是仔细一断句就不是很好了。“好男 / 清秀 / 色,娇女 / 俏 / 颜容。”,最好这两句断句一样。颈联同样的问题。“忽有 / 敲窗 / 雨,全无 / 入 / 玮风。”,而且玮这是错别字,这个玮是玉的意思,作者应该是想用帏。但是帏出律,所以强用了一个玮字。作者也可以是将玮字解释成美好的意思。但是这种操作不太好,明眼人一下就看出来了。建议换个字。

字简意丰。诗钟用字不唯精准,还要字简意丰。福州金鸡山公园挹翠亭联:“乍觉侵眉山色绿,似闻引吭日光红。”此联对仗工稳,“乍、似”虚字精当,“侵眉”意象尤佳,洵属精品对联。但从诗钟的角度看,“色、光”二字作用不大,有空疏之嫌。改作:“乍觉侵眉山拥翠,似闻引吭日催红”,意象更丰富,而且加强了词间的前后观顾:“拥翠”才有“侵眉”;“引吭”而“催红”日色。《诗钟津梁》谈诗钟的意象经营和句子锤炼,并用“肌理说”使诗句肌理缜密,避免空疏。

四、钟社

尾联又回归秋声本身,我的喜怒哀乐又有几人知道呢?只有我的心如同枫叶一般。

《诗钟津梁》是福建省社科重点项目“诗钟创作与鉴赏研究”的出版成果,作者肖晓阳逾二十五年苦心于此,属于填补空白之作。该书论述诗钟创作与鉴赏,体系完备,内容详尽,层次清楚,论述透辟,不仅具有高度的创新性和实用性,也具有一定的理论高度。本文仅从诗钟特点的角度,撮要述之,或可窥见此书之一斑。

臣醉酒能倾一石

画堂春.初秋幽境水帘风(中华新韵)
              文|西楚大少爷
初秋幽境水帘风,微寒声悦倾听。古亭余韵伴青松,阡陌交通。
鱼戏影摇月淡、舟游波动星虹。良辰美景杜康情,画意人生。

戏谑机警。北派诗钟尚分咏,富于谐趣。如分咏“茶叶、公猪”:“杯浮竹叶时时饮,命带桃花处处牵。”公猪的使命是配种,因此有“桃花运”。比拟贴切,戏谑有趣。以别解法作分咏,往往既谐趣又深刻。《诗钟津梁》不仅归纳别解分咏的创作法,还介绍分咏切题九法。

醉吟:二唱

1、“秋晚露寒生”建议改下,作者为了合律把“寒露”改成了“露寒”。

17、双钩格 即将四个题字对嵌于钟联中。例如


普通拈题,常用抽字及翻书等法,以昭公允,分咏事物者,于书中翻出两事物,嵌字格则于书中任翻数字,作为钟题,绝少由每人自出题目也。分咏、合咏不可犯题面字,例如分咏“元宵”、“蝶”。则钟句须避用“元宵蝶”三字。分咏合咏事物,并忌以代替字明点题意,例如“象、扇”分咏。若用大兽、交趾兽、挥羽、羽毛、一羽、裁纨等字,不啻将题字明明点出,决难得到佳句,且易失去题意。例如“争钦挥羽运奇谋”、“指挥一羽定三分”明明是咏卧龙而非咏扇也。钟题可任意加以某种限制,以增兴趣,如合咏“竹”限用一“毛”字,则钟联中,须有“毛”字。反之,亦可禁用“虚节风月?竿箨君妃栽”十字,则钟联中须避用此十字也。此外,尚有更严格之限制者,即钟题虚字而限实用,例如“而了”二唱,则须实用“吉了”、“以而”;“若于”二唱,则须实用“兰若”、“杜于”;“若然”二唱,则须实用“巨然”、“贺若”等等,方为合格,文人墨客,兴到之余,好用其极也。分咏、合咏,以切正本题不能移咏别人别物者为原则,严格言之,咏狗者不能移到犬,咏冠者不能移到帽。


3、鸢肩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三字。所谓三唱也。例如

总体顺畅,下片头两句对仗工整,整体以几种“秋声”为引,且几种声音均与“秋”可关联,并围绕展开,不错!上片述声有画面感,下片尾两句意有升华。

六、钟题

②“芳畔”不妥,秋已萧瑟,百花调落,何来其“芳”?“启齿音传”过于平直。

微露瓠犀发妙香

——高天评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Julia 评诗】这首写秋分夜雨引起的乡愁。整首诗写的很紧凑。更深听碎雨——夜雨很响。寂寞打窗台——夜静,雨碎,人孤单,心寂寞。所以拍打窗台的不仅仅是雨了,而是落寞之感了,那么为何寂寞?继续看。颔联写雨声缓缓急急,滴漏,过筛,由缓落点点到急行难辨,很贴切;颈联继续写雨声,周公远去,愁怨还来。声声、点点同写雨,契合,内心情感随雨声之变化而变化。最后升华了一下,雨非雨,乃乡思也,同时也解释了首联之寂寞乃为羇旅之寂寞也。整首诗一气呵成,节奏流畅,尤其是描述事物紧凑这一点,值得新手学习。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意、飞:六唱

——高天

花落后庭商女唱


鸟到青云倦亦飞


8、魁斗格 即将两题字任意分嵌于第一字及第十四字。例如

长安旧人评:这首诗仄起五律,这首诗我不太懂,用词比较“新颖”,殷茵、思君楚、丽日,这首诗对仗没问题,而且这种对仗需要功底,已没对逾请尤其不错,但是作者在文章运用上有些欠斟酌。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

颈联写秋景,对句写的榆塞指边关,也专指山海关。对句写洞庭湖,天南地北,是什么将它们联系在一起的,前面没有任何交待。

即将题字暗藏于钟联中,隐约如见,呼之欲出,例如

标题为雨里秋声,自应是在雨中的某些“秋声”,但全诗除鸣蛩与一声钟外,再无“声”之体现,“莺离阵雁”只见其形而无其声,同时与“雨中”亦无关联,故全诗主线并非“秋声”而是秋景,有“秋”无“声”,与作业要求相去甚远!

人凭赤血羸犹健

              七律·秋声(平水韵)
                      文|以琳   
风萧叶落草虫惊,卷地飞云逝水澎。
荷败浅池频鼓瑟,竹吟深谷也吹笙。
人间倦客西窗倚,寰宇栖星北斗鸣。
入耳秋音无觅处,依稀孤雁一声声。

北极朝庭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天末楼台横北固

【蓝主咖点评】这首律诗立意精深,结构、逻辑框架很好,起承自然,转合得体,对仗工稳。语言雄浑有力,沉郁顿挫,需要不俗的功力才能做到。注意颔联“萧萧木叶下黄桐”这句比较陈,和“无端木叶萧萧下”意境相似。尾联很赞,达到了归纳总结,立意的升华,堪称是豹尾。

杜房并驾中书省


诗钟常因限于题字及题字之位置,而造句煞费苦心。总之,以字字不落空,字字不能移易为佳制。例如“两空”六唱“不住猿声啼两岸;但闻人语响空山。”字字出自唐诗,字字不能移易,可称闽派中之佳制。基此理由,若能分集古人诗句,或古人诗意,且对仗工整,而切合题意者,较之自造,尤胜一筹。造句之技术,尤贵奇峰突出,例如“红豆啄残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若易以“鹦鹉啄残红豆粒;凤凰栖老碧梧枝。”则较平实无奇矣,当年杜老,亦何曾不推敲及此乎。钟句避用叠字,盖仅仅十四字之小品,一字千金,不宜浪费半字,若以钟眼而叠字,则更不可,如“元旦”四唱,倘用元元、旦旦之叠字,则为三唱乎,抑为四唱乎。分咏事物之造句,常因两事物之相距过远,而难于落笔者,于此时须先觅对字,再就对字而构思,例如分咏“汉光武、燕”。先觅赤帻、紫襟等之对字,分咏“牧童、蛇”先觅骑牛、吞象等之对字,则自易落笔矣,惟追求对像,须下工夫,务使有鸳鸯交颈、鸾凤和鸣之妙,不可有彩凤随鸦、鲜花插粪之嫌。

        画堂春·秋声(词林正韵)
                  文|
瑾檀yuying
沉云斜月渡飞星,清幽暗夜流萤。静观霜鹭点寒汀,皱了秋萍。
衰乏虫吟刺耳,烦恹蝉唱难听。风侵叶动惹檐铃,断雁孤鸣。

19、五杂俎 碎锦格之一种。题字不得相连。例如

这首诗全诗全秋声,作者使用了拟人的手法。

笔、邮票:分咏


华屋芳林度碧阴

          画堂春·秋声(词林正韵)
                  文|梁红兵
更声冷月落清池,寒蝉衰泣之时。噪鸦声怯露凝微,落叶声稀。
把酒依窗痴念,拂琴望月轻思。此情深处怎堪离?念语凄凄。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高天评

十三、钟格

蓝主咖点评】这首诗扣题紧密,语言简练,每一联都写了1-2种声音,没有直抒胸臆的句子,但我们读“秋风,寒蛩,群雁,秋雨”这些意象及“风声,雨声,雁声、捣练声,织梭声”,一个思乡,思家的异乡客形象就呼之欲出了,一切景语皆情语,做到了“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诗钟格式,可分:合咏格、分咏格、笼纱格、嵌字格四类。而嵌字格又分:凤顶、燕颔、鸢肩、蜂腰、鹤膝、凫胫、雁足、魁斗、蝉联、辘轳、比翼、汤网、云泥、鼎峙、晦明、碎锦、双钩、四皓、五姐、六逸、七贤、八龙、九老等格,分述于左。

  五律·秋山清韵(平水韵)
              文|廖金舟
又奏萧疏曲,时闻隐者鸣。
秋来林更静,客至野逾清。
长啸松枫坐,相将石涧行。
愁情怎关我,白水若无声。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

④尾联“雁叫”不符诗境,整篇表意在夜间,此时雁早已栖息。

红豆:三唱

长安旧人评:这首词总体来说还是流畅的,上下片都用来写景,且词语比较雕饰,读起来难免有些浮,虽然意境不错,但是这首词读起来就像是飞机不落地的感觉,衰乏一词也没问题,部分词语也如此,虽说可用,但也有强凑只感觉。但总感觉不太舒服,整首词上下片不分明,建议修改。

诸联,若置之于钟中,称之为“钟圣”,谁曰不宜。而“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一联之浑雄庄晒,尤可作为首选之标准也。

①下片起句承接有滞感,当是因为了对仗之故,建议修改。

牙因知味承恩幸

图片 2

6、凫胫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六字。所谓六唱也。例如

【行者点评】

三、钟派


人鸟:一唱

      画堂春-秋夜(词林正韵)
                  文|刘小地
一分秋雨一分凉,湖边斜柳丝长。晓风摇曳夜弧光,梦似三湘。
抱木蝉声哑咽,卧芜蛩调高亢。蛙鸣皓露水茫茫,迷幻村庄。

十二、钟评

            七律·秋声(平水韵)
            文|
Pengzhenguang
斗指西南庚虎挪,商声金鼓转天河。
五更蝉噪魂哀绝,三峡猿啼肠断歌。
飒飒秋风榆塞雁,萧萧木叶洞庭波。
月霜满地籁初寂,一夜惟蛩欢唧窝。

中夜清寒月满天


五律·客乡夜思不眠(中华新韵)
                文|善庆
一夜秋风紧,寒蛩不住鸣
清泉流暗响,群雁叫漆空
捣练谁家妇,织梭那壁声
晓来知雨至,沥沥打窗棂

乍垂莲瓣移香步

尾联出句写秋景,对句写秋声。“欢唧窝”是什么?

万国朝元拜冕旒

    五律·秋声(平水韵)
              文|高天
吾声焉可唱? 唱也总成叹。
雁叫千云裂,虫鸣四野寒。
欧阳笔难赋,客子泪空弹。
悲喜谁知我? 心同一叶丹。

发无可白方为老:得连二字。


十、钟律

总体上,词字运用顺畅,无生造、凑平仄、凑韵等问题。问题如下:

明月孤山鹤意痴

【Julia 评诗】这首诗行云流水般,估计是哪位老师的大作吧。四联全部对仗,赞。节奏是2 2 1 ,2 1 2 , 2 2 1 , 2 1 2 ,乐感超强啊。首联就很抓人,“又”字起句本不多见。然后各种意象直指 秋山清韵:萧疏曲、隐者鸣、林静、野清、松风长啸、石涧相行。结句更是可喜:愁情无关我,我和我的心情如水一样闲适无喧声。超赞!

评选诗钟,为一难事,见仁见智,各有不同,惟古人名句,传诵至今,犹众囗同声,盖文艺自有其客观之优点,绝非成见或感情所能左右也。尝读唐司空图所列《诗品》二十四种,见地极高,可作诗钟评选之标准,即雄浑第一、冲淡第二、沉着第三、高古第四、纤?第五、典雅第六、洗炼第七、劲健第八、绮丽第九、自然第十、含蓄第十一、豪放第十二、精神第十三、缜密第十四、疏野第十五、清奇第十六、委曲第十七、实境第十八、悲慨第十九、形容第二十、超诣第二十一、飘逸第二十二、旷达第二十三、流动第二十四。捐除成见。破除情面。执此尺以量之。可无遗恨矣。

①整篇不算切题!“秋声”主线不清晰,虽有“声”之体现,但与“秋”关联不大!如“犬吠”在秋天里并无特殊之处。

字之曰举并称鹏


岩上飞泉少浊流

【商榷】微寒声悦倾听——这句有点涩呀。青松——不适合秋景,估计是为了凑韵吧?

即将题意表现于钟联中,以不犯题字为原则。亦有例外者,并得随意加以某种限制,例如。

此篇如作为秋怀之作尚不错!

4、蜂腰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四字。所谓四唱也,例如

七律·秋夜宿古寺(平水韵)
                  文|玲
归来秋色晚,古寺欲留人。
风竹敲清韵,禅音化落尘。
何须共天籁,犹意觅空身。
世事皆不待,谁言呓语真?

云中城阙望西安

五律·秋声夜读(中华新韵)
            文|南风窗
秋晚露寒生,竹书就豆灯:
好男清秀色,娇女俏颜容。
忽有敲窗雨,全无入玮风。
偶闻儿吵夜,似透母轻哼。

(二)分咏格

3、尾联与夜读有什么关系?全联游离全诗之外。

诗钟常有以字面相对而假借者,例如“重九”五唱,“昂藏愿拜重瞳象;谄媚宁容九尾狐。”“象”与“狐”,字面相对而实不对,虽极巧妙,亦以少用为上。盖“九尾狐”为一固定名词,而“重瞳象”则否,难免对仗不称之嫌。此外,以一物对两物者,谓之“三脚钟”,例如“风云”对“秋月”,“雨露”对“春烟”,风云、雨露,各为二物,而秋月、春烟,各为一物,在律诗中尚嫌不称,何况诗钟。

总体上,此篇摆脱秋之愁味,意有出新,不错!

22、八龙格 碎锦格之一种。题字可以相连。例如

纵观这首诗,全诗是在凑,毫无章法,而且作者还选择用平水韵。建议初学者先练习用诗的语言进行表达,不要使用平水韵 ,先从新韵开始。

南北高丽:双钩格

【行者点评】

10、辘轳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第一字及第九字。或第三字及第九字,以此类推。例如

小李杜评:此诗略显闺怨,起承转合的架构尚可,只是一些意象显得不够合理,从首联可知,作者在一个岛上,并且此时已吹起能够翻腾海浪的狂风并下起雨了,那么尾联的炊烟斜倒从何说起,这么大的风,斜倒这么形象的炊烟恐怕不能看见。另外,颈联的片语与只言,只言不可脱离只言片语这个成语单独使用,即使可以它们的意思也重复,属于合掌,这是忌讳。再另外,写短诗的话尤为注意字词把握,一些没有什么用的字完全不用写上去,例如首联的岛外,基本属于废词,而一些有用的字词尽量做到根据内容和意境的需要,挑选最贴切、最富有表现力的字词来表情达意,也就是炼字要炼好。

月明华屋画桥碧阴:得连三字。

    五律·雨里秋声(中华新韵)
              文|王00
暮雨收凉簟,才知秋意浓。
浅滩黄叶落,远树淡山蒙。
蝉败鸣蛩起,莺离阵雁行。
彷徨村火外,寒夜一声钟。

楼影红飞思妇花

【行者点评】

14、晦明格 即一句明点题字,一句暗写题字。例如


五、钟眼

⑤起承转皆可,唯结联欠缺情感升华。

花落知多少:合咏,不犯题字

              画堂春(中华新韵)
                    文|云淡风轻
秋风萧瑟扫枝声,湖波拍岸泠泠。小童急走纸鸢鸣,欢笑无穷。
启齿音传芳畔,排云鹤啸长空。良辰美景引诗情,秋水盈盈。

重、九:五唱

词字方面,“阵雁行”不妥,思之不通,凑韵嫌疑。

凄凉墙外飘难数

            七律·欲归(平水韵)
                  文|鉴吾居士
京畿寒野听哀鸿,声掩斜阳意不终。
飒飒秋风辞碧落,萧萧木叶下黄桐。
举头日薄遐山外,倚杖人羁迟暮中。
白发如能放归去,昏暝尚可辨西东。

高邮名县着淮南

②二联对仗虽工,但词字使用不当。

21、七贤格 碎锦格之一种。题字可以相连。例如

这么重的批完了,也不能不肯定作者。对仗极工,除了颔联的绝对歌外,而且全诗没有出律之处。正因为作者能做到这点,更建议作者先练习表达,而不是一上来就挑战难度。希望作者调整一下自己的方法,早日取得长足的进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

③尾联没有拓开,欠升华。

概说

            七律·秋声(中华新韵)
                    文|
安寺劲 하설봉
入梦不知时过半,忽闻窗外起流音。
风如怒虎穿堂啸,霖若飞鸾落地吟。
多少夏花去声色,几家游子望乡门?
思寻此曲存何意,愧悔时光惊枕衾。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长安旧人评:这首诗仄起首句入韵,词工律整,律诗掌握程度不错,而且起承转合也做得不错,第一联破题引入时间地点以及环境,第二联对第一联生华,第三联转向抒情,第四联回扣主题,相当不错。

9、蝉联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第七字及第八宇。例如

【Julia 评词】这首总体的感觉与众不同,秋衰切切之时,这里却听见了愉悦之声。这是意境是最可取之处,在大片哀音之中,听见这样的声音,我也跟着愉悦了。

波飘菇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

【蓝主咖点评】这首诗合律,对仗工整,结构安排、起承转合不错,语言上,前3联很流畅,颔联颈联比较有气势,尾联稍微有点脱节,到结尾气势就弱了(“愧悔时光惊枕衾”),如果收结达到立意的升华,会更好。

江南沽酒杏花村

            画堂春·秋日(中华新韵)
                      文|海棠
寒蝉无语待来年,凭栏送雁归南。小园幽径往来观,花落还繁。
阶上雨滴叶碎,池中风卷荷残。更声渐远挑灯燃,此夜无眠。

12、汤网格 即将三个题字。任意分嵌于两句之首末。而成网开一面之局。例如

    五律·秋声(中华新韵)
          文|平山冷燕 
悠然南岭去,漫步密林间。
古树秋蝉噪,泉溪涧水欢。
樵夫晨踏雾,猎户夜炊烟。
明月频窥视,辉星照我还。

要为卷土重来计

首联说“回来之后天气已经很晚了,远处的古寺好像对我依依不舍似的”。这个“归”字和“欲”字完全跑题了。有了首联的“欲”字,后面的颔联意思也变了,变成了作者对古寺的想像,我想这个时候古寺应该是怎么怎么样。很自然就又有了颈联的感慨和尾联的“世事皆不待”。所以这首诗从首联的两个字开始就偏离了标题。而且最后一联的“呓语”是梦话之意,本来就不是真的,何来“谁言呓语真?”。所以作者这首作品需要大改。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五律·倚月听秋声 (中华新韵)
              文|东篱把盏
簌叶庭前落,忧人倚月听。
殷茵时已没,淡叹声逾清。
无寐思君楚,空心掩泪莹。
此情寄孤雁,丽日待回声。

独起敲钟,兴味索然,故欲敲钟,必先集社,钟社之设,并无若何组织,亦无任何作用,不过文人墨士,藉以发舒怀抱,联络感情而已。近数年来,台、港两地,钟社之多,竟达四十余处,可谓盛矣。岂欲敲醒国魂欤,激扬民气欤,余拭目以俟之。

小李杜评:纵观整首词,所用意象较多,几乎句句有意象,我大致把意象的组合分为意象堆砌与因情造景。意象堆砌,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像冬风吹残荷这样肯定是不合理的,当然这比通常的意象堆砌更为严重;或是所用意象与中心思想,想表达的情感毫无关联,或关联不大,也属意象堆砌。因情造景,比如说思乡可写落叶,鳞鸿可拟相思,所选意象具有代表意义,能恰好的表现作者情感,这是因情造景。那么本首词所用诸多意象虽符合秋日之景,却意象杂乱,没有表现出具体情感,意象多却没有具体表现出作者情感,典型意象堆砌,当然这只是个人认为。且古人用这些意象用的太多了,已经缺乏了一种意象的新意,词句组合也没有令人非常震撼与留意的,感受到的全是似曾相识,亦乏出新。另外更声,应是打更的声音,个人认为今人写诗尽量符合实际情况,今天哪里去听更声?按照今日的实际情况去写,更容易写出真情实感,与读者产生共鸣。本词通俗易懂,遣词造句亦无生涩感,对于整首词便不再进行解读了。另外个人认为空间变换太过突然,从凭栏到幽径徘徊,再到室内,这个过程是否有些快了?

(四)嵌字格

作者这首诗的起承转合值得初学之人学习。作者从秋声自身起,然后将感情拓展开,最后又收回归秋声自身。不过尾联结的我认为可以结的更好,最后一句说到枫叶,将读者由秋声引到了秋色,建议还是回归秋声为好。

一口含樱画美人


山阁诗钟集友声

【蓝主咖点评】这首词比较空灵,风流蕴籍,情景交融,整体来看上阙胜过下阙。上阙有想象空间,有相思之意,下阙表达了安贫乐道的思想。所以侧重表达的究竟是哪个点?最后一句是直抒胸臆,“词忌直说”,一直说去便了无风味。最后一句改改,这首词就会更成功了。

无眠可到东方白

              七律·秋声(平水韵)
                      文|子苏
寒风一夜起秋声,薄暮无心染万城。
几树残枝凋落叶,三年别绪忆归程。
今朝叹后难低语,翌日愁中怎独行。
只有弦歌催惨咽,哀蝉不语永悲鸣。

18、四皓格 碎锦格之一种。题字不得相连。例如

      七律·秋声(中华新韵)
                文|田梦
老叶芭蕉打素窗,疏风冷雨送秋凉。
昏鸦语懒枝头倦,归雁声高列队长。
一纸彩笺题怅恨,两行清泪断离肠。
夏蝉已住寒蛩细,又落残花小径荒。

清泉石上流

五律·秋分夜雨(中华新韵)
            文|小李杜
更深听碎雨,寂寞打窗台。
缓落如滴漏,急行似过筛。
声声催困去,点点和愁来。
异地乡关远,秋分不胜哀。

元旦:四唱

③承联对仗欠工整。

7、雁足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七字。所谓七唱也。例如

——高天评

莲露:辘轳格

    画堂春. 秋声空响(中华新韵)
                文|julia
瑶琴空对画中人,轩窗雨过绝尘。夜香频顾少年身,庭静风吟。
弦月残荷谢客,寒蝉秋木结邻。清词诗语自安贫,万籁浮云。

隐现云端千岁鹤

首联将秋声暗拟成人,自问起联。我的声音可以歌唱出来吗?当然可以,只是人们唱出来后只是一些哀叹而已。这一联起的很好,很吊胃口。

海角钟声


钟眼须稳,务求不能移易,例如联与连,不得相混,用连?则可,用联?则不可,与榻,不得相借,用东则可,用东榻则不可。钟眼,更以有来历为佳,例如“千雪”一唱“千眼西方般若佛;雪肤南内太真妃。”千眼出自佛典千眼千手观世音,雪肤出自长恨歌“雪肤花貌参差是”。钟眼如不相称,则对仗更须求其工稳,上例“千”与“雪”绝不相称,而以“眼”、“肤”承对,可称能手。

这首诗整体来说写的不错,起承转合比较清晰,不过这首诗的问题很多,所以这首诗我还得批,请作者别怪我。

红豆:晦明格

长安旧人评:这首词总体来说也较为流畅,上片以“一分”的叠句起,相当不错,但作者也有些上下片过于粘粘,抒情地方太少,长短句全部用来写景感觉有些太过于纯粹,最后的迷幻村庄是无词可用了还是什么?与整体语境不符。

金宋相持大散关

这首诗首联比较忽唬人,估计能明白的人不多。斗指北斗,庚虎指即白虎。 指二十八宿中位于西方的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因庚在五方中属西方,故白虎又称“庚虎”。商声是指五音中的商调,《礼记》曰:‘孟秋之月,其音商。’ 郑玄 曰:‘秋气和则商声调。’”金鼓不知道具体提什么,根据度娘的解释是战鼓,天河是银河。所以这一联绕了一大圈就是说秋天到了。个人认为太啰嗦了,而且不百度看不太懂。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整篇以“秋声”为标题,建议1,或者前三联写“秋声”尾联加以升华。2,或者总体上描“秋声”而非具体声音(这种写法难度大)。

半肩行李一张琴


天中节:鼎峙格

        七律·岛上秋声(中华新韵)
                      文|书彦
岛外风来翻海浪,竹林摇曳雨连绵。
萧萧庭院鹡鸰唱,冷冷窗台蟋蟀弹。
【木丹社】276社·秋声——文章及点评。寂寞登楼无片语,欢愉忆往有只言。
炊烟斜倒相思渺,枫叶香红飞入檐。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

图片 3

丽水逆流环陇北

小李杜评:这首诗起承句尚可,唯独颔联对句,泉溪涧水,泉字建议用一个形容词代替,更好形成对仗,比如说“清”,前面既然有溪了,那么后面用涧字便不妥了。转联的话,依旧停留在描写南岭之物,未达到“形转”,此联如有升华为佳,另“夜”字可酌,比如改成“暮”字类更合适,夜,黑的时间,既然天黑了,如何能看见炊烟?尾联之明月频窥视,是行走在密林之下,月亮若隐若现?假若如此,星星为什么不是呢?尾句化用 明月何时照我还,明月照还还可,星辉恐怕这个光亮就不大足够了哇?个见。那么结合整首诗来看,作者想要表现的是一种沉迷山水,热爱自然,悠然自得的乐观心态,脱离了愁,脱离了思,脱离了世间一切烦恼,我为这样的心态点赞。

5、鹤膝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五字。所谓五唱也。例如

颔联写秋声,我只能说这一联是为了对仗而凑的句子,今天这首我可能会批的比较重,作者勿怪。出句的五更是指凌晨四点到五点,这个时候蝉噪,太吓人了吧。那午时得多热啊,这还是秋天吗?对句的三峡又是怎么来的,我有点乱了。尤其“肠断歌”,不能这么凑韵。

在诗则为名句,在钟则嫌其以“翼”对“通”。以“春蚕”对“蜡炬”,不能合格。惟如前例,以“人语”对“猿声”,两字连用,借对一字者,则无不可。而双用常语,如“天地”对“古今”,“春秋”对“江汉”,则更无不可。

②标题为“夜宿山居”应该是夜宿之中感受的秋声而感怀,但整体停留在绘景描声层面,尚欠展开!

昔人敲钟,规律极严,拈题时,缀钱于缕,焚香寸许,承以铜盘,香焚缕断,钱落盘鸣,以为构思之限,故名“诗钟”,即刻烛击钵之遗意也。钟虽小品,惊天地,泣鬼神,征夫怨妇之思,怀乡忧国之感,均可流露于寥寥十四字中,变化无穷,奥妙莫测,固属雕虫小技,亦洋洋乎大观,或谓此中兴味,胜诗十倍,经验之语也。

问题如下:

五云草判黑头公


张陈:碎锦格

图片 4

万国花封元首相

下片对仗也很规矩。不足之处,没有亮点。

灯光豆灺劳人草

全词白描手法画了各种情景,最美的还是下片的对仗:鱼戏影摇月淡、舟游波动星虹。结句也不错:诗酒不分家,自是畅意人生。

岳飞、虎:分咏


水流孤塞千声雁

【行者点评】

狼藉阶前扫几回

绣坏料添红一片

杏花春雨江南:得连二字。

客吟诗已载三车

13、云泥格 即将题字分嵌于两句中。但不得相对。例如

花门积雪千山白

华屋偏多燕垒泥

蝉鸣西陆楚囚吟

清初闽人,已有此制,名日“改诗”,即改律句绝句之七言诗而为两句也,此种改诗,或有称之为单羊角对百衲琴,雕玉双钩者,要皆不如诗钟名称之普遍。诗钟向有闽派、粤派之分,两派之争至今未息,闽派重空灵尚意义,粤派重典实尚对仗,平心而论,两派各有所长,能化粤派之典实,而兼闽派之空灵,斯为上乘,忆粤人蔡乃煌为钟坛宿将,且以敲钟得官,然每阅及粤派钟卷,即投之于簏中。故粤、闽两派之分,亦非限于人地也。近人林熊祥先生,对于诗钟之意见主张宽大其门径,使成为一种较绝句更为锤炼之诗,而侪于一般诗歌之列,善于此道者,多抱同感,若能别树一帜,使此铁钟而成为原子钟,不可谓非艺术界之一大改进也。

盘餐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大漠飞沙一月黄

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天安、云:汤网格

诗钟固重对仗,尤重立意,无意义之诗钟,谓之“哑钟”,敲之不响,唱之无味。盖以白粉墙对黑漆板之类,决难引人入胜,粤派之弱点,即在于此。故正宗之诗钟,须有诗之声调风格,置之于诗中,则为名诗,置之于钟中,则为名钟。或谓诗钟,须有起承转合之势,未免言之过甚,盖诗钟为七律诗之一联,古人名联,或对描事物,或直舒怀抱,绝少于一联中,备有起承或转合之势也。

横斜竹外一枝梅

诗钟固重立意,并重对仗,有半字之差者,即非上乘。以虚对虚、实对实、地名对地名、姓名对姓名、颜色对颜色、朝代对朝代为工整。若字面亦能相对,如放翁对茂叔,司马对卧龙更佳。诗钟虽为诗之一联,然切忌流水对法,而对仗亦不宜假借,例如

海城画角严兵卫

双肿如豆讥文士

23、九老格 碎锦格之一种。题字可以相连。例如

八、钟句

诗钟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限时吟诗文字游戏,是学习对偶技巧的一种训练方法,又是欣赏对偶佳趣的一种文字游戏,从清朝嘉庆、道光年间在福建八闽地区兴起,很快传开,“五四运动”以后趋于沉寂,现在又逐渐兴起。诗钟限一炷香功夫吟成一联或多联,香尽鸣钟,所以叫做“诗钟”。诗钟吟成,再作为核心联句各补缀成一首律诗,游戏结束。诗钟多半限定内容(诗题)、文字和种格,比如诗钟分咏,限“来、去”,即上联必须有“来”,对下联的“去”字。诗钟比一般对联要求格律更工整,内容更含蓄,甚至类似谜语才好。诗钟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限时吟诗文字游戏,限一炷香功夫吟成一联或多联,香尽鸣钟,所以叫做“诗钟”。诗钟吟成,再作为核心联句各补缀成一首律诗,游戏结束。诗钟多半限定内容(诗题)或文字,比如诗钟分咏,限“来、去”,即上联必须有“来”,对下联的“去”字。诗钟比一般对仗要求更高,更含蓄,甚至类似谜语才好。如果限“来、去,七联”,则必须吟成七字对联七幅,“来、去”分别位于句中的七个不同位置。更有甚者,先固定每句的第一个字,比如“来”和“去”,再限“来、去,七联”,比如《枫影榃诗词》中有(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诗钟): 来而不往非常礼,去若能归是醉仙; 来来往往千帆竞,去去回回百鸟旋; 来世来生都不管,去愁去病复何求! 来即速来三万贯,去须长去一千年; 来财怎及来名好?去势常随去世行; 来年只恐成来世,去病谁知要去愁? 来世不知何处去?去年难得此间来。一、钟义

(三)笼纱格

出比、对比,须凑合天然,铢两悉称,若一比堂皇,一比纤巧,一比如天,一比如井,彼此失衡,谓之“跛脚钟”,作者最易犯此通病,故往往一比自然,一比则生硬,一比如香象渡河,一比则如黠鼠偷油,一比吓煞夫人,一比则跪在?下。初抱“句不惊人死不休”之奢望,卒之反有“满城风雨近重阳”之叹,若能先从平易处着笔,则可减少此种困难也。出比用典,则对比亦须用典,而典故时代,不宜相距过远,如以三代典故属对三代典故固佳,即属对秦汉典故亦可,若两时代相距过远,或引用典故之内容,彼此失衡,均为小疵。盖以吴道子之钟馗与潘雅声之美人,并悬于书室中,终觉不称也。

古人名句,多用常语而不用典,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语虽浅近,意则深长,诗钟亦何独不然,不得已而用典,既忌过僻,而点题亦极严格,咏“履”不能引用“鞋”典,咏“眼”不能引用“目”典,以原典有履字眼字者为合格,如“象、扇”分咏,引用焚身典,多有以牙代齿者,殊为不妥,盖原典是齿而非牙也。钟贵典丽堂皇,引用僻典固不宜,即稗官野史之章回小说,亦须避用为宜。

满几陈编三寸烛

溪边瘦石多清籁

穷阴杀节霜铺地

十一、钟声

16、碎锦格 亦称鸿爪格。即将题字分嵌于钟联中不得相连。例如

11、比翼格 即将两题字任意对嵌于钟联中。等于一唱至七唱。例如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谁赞勤王九合功

千军待旦传刁斗

锦茵应减绿三分

左易:笼纱格

二、钟意

蝉唱:蝉联格

雨后寻春桃叶渡

鹤梅:七唱

斜阳六伐鸦飞乱

有发都为老境苍

黄花:魁斗格

1、凤顶格 即将两题字分嵌于每句之第一字,所谓“一唱”也,例如

诗律要细,钟亦何独不然,古人律诗,求其最合诗钟之条件者,惟少陵耳。如

思未能言擅赋才

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得连四字。

香港钟声多,而台湾更多,真有“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感,顾名思义,诗钟之声调,须和谐而响亮,始足发人深省,因之平仄不可失调,第一字可不论,第三第五字则必论,出比第三字可不论,对比第三平字则必论,例如“珠帘暮卷西山雨;画栋朝飞南浦云。”、“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在诗固称名句,在钟则嫌数字拗韵,而“南”字失调也。至若对比第三字,应平而用仄,在古人七律诗中,尚不多见,况于钟乎。

村绕寒林万点鸦

九、钟对

画尔不成翻类犬

20、六逸格 碎锦格之一种。惟题字可以相连。例如

即分咏事物也,以不犯题字为合格,例如

2、燕颔格 即将两题字分?于每句之第二字,所谓二唱也,例如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app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木丹社】276社·秋声——文章及点评

上一篇:从文学期刊到文学选本: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