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折不挠啃下最后的“硬骨头”甘肃常委书记怀
分类:中国历史

当了一辈子老师的陈林玉到底见识多些,他总结道:“你们看着吧,十九大以后,好政策还会更多哩!说到底是政策好,老百姓才笑了。”

帮扶要精准到户,更要精准到人

谈脱贫

眼看到晚上7点钟了,陈林玉催着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暮色中,太阳能路灯把村子的街巷照得通亮,陈卯根送记者到大门口,“十九大以后你一定要再来啊,村里肯定又会大变样。”

5月传捷报,河北省又有21个贫困县脱贫“摘帽”。至此,河北省未脱贫县减少至13个,未脱贫人口减少至39.95万。

谈履职

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西王村,全村35户贫困户已经全部脱贫。陈卯根是其中之一,“看看我这窑洞,幸亏今年危房改造了,要不咋能架得住这连阴雨。”76岁的陈卯根现在能享受的各种补助救助,一年合计有5000多元。他笑着说:“在村里,足够花了。”

水濠洼村处在大山深处,村名因缺水而来。郭明委家的土窑洞里已经居住了三四代人。按照当地安排,今年他将成为易地搬迁的受益者。王东峰仔细询问郭明委搬迁后的打算,了解到他在村里有公益岗位,王东峰表示,对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要提供就业和工作机会,千方百计增加他们的收入。

骆云莲:我们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从扶贫资金也好,项目也好,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都很关心和关注。作为人大代表,我希望我的村发展得好,脱贫致富,但我更希望全国类似我那个村子的地方,也能够脱贫致富,希望政策、资金能向这些村庄多倾斜。

靠墙坐着的陈计全接过话茬:“一场病成了贫困户,要不是精准扶贫,哪能这么快脱贫。这几年,我的医药报销费提高了5%,我家也脱了贫,这都是十八大以后的事情。”

图片 1

骆云莲:古路村2002年以前也是这样,娃娃要爬天梯上下山去上学。这个新闻出来后,媒体记者第一时间给我打过电话,问我,以我的角度思考,这个村应该怎样发展。我也是说这个地方要因地制宜。要让这个地方脱贫,让这个地方发展,让这个地方改变,并不是说一定要修一条公路进村。假如修路会影响其他发展,那就可以不修路。

三个老汉都是党员,对党的十九大充满期待和信心。“习总书记最懂咱老百姓的心,很多问题十九大以后一定会解决得更好。”陈计全最关心务工子女入学的问题,他说:“我文化少,孙子一定要培养好,这才能从根子上斩断穷根。”陈林玉同样对教育扶贫感兴趣,“收入快赶上城市了,教育更得跟上,这才是真富裕。”当过村干部的陈卯根,更关心西王村的变化,“村里的发展,上靠中央领导的好,下在基层干部实干,我们盼着十九大,就是盼着更好的政策哩。”

怀安县地处河北省西北部,是全省13个未脱贫县之一,2018年实现64个村和12131人脱贫出列,贫困发生率由2017年的11.3%降至5.03%。截至目前,全县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735户38001人,其中已脱贫14672户27288人,未脱贫6063户10713人。

骆云莲:第一年当选时,我不知道做什么,后来和其他代表接触。他们来自各行各业,都很热情,教会我很多。平时全国人大组织培训啊,调研啊,每次都有收获。当全国人大代表使我获得了很好的学习平台,我的履职工作能力也有了提升。

10月10日,雨后初晴,陈计全和陈林玉不约而同来到陈卯根家串门。三个老汉刚坐定便拉呱起来,甚是热闹。说得最欢实的是近几年的收获,聊得最畅快的是对十九大的期盼。

王东峰与席树梅亲切交谈。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摄

北青报:国家加大扶贫力度,你们感受到了吗?

如何啃下脱贫攻坚路上最后的“硬骨头”?5月8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东峰深入张家口市怀安县贫困山区走村入户调研检查,他边走边问,查档案,看厨房,坐炕头,与乡亲们亲切交谈,详细了解当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开展情况。

骆云莲:压力是有,但是有信心。

图片 2

谈变迁

王东峰要求,认真总结和巩固拓展河北省2018年扶贫脱贫工作成果,坚持五级书记抓扶贫脱贫,强化督查检查和考核问责,教育引导贫困群众积极投身脱贫攻坚战,广泛发动各界力量支持扶贫脱贫工作,形成强大合力,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70后”女支书骆云莲,可能是唯一来自“悬崖村”的全国人大代表。骆云莲来自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永利乡古路村,村庄位于大渡河大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崇山峻岭间,海拔1400米到2500多米。过去,村庄唯一的上下山通道就是悬崖上的“天梯”。随着政府修路、村庄发展产业,古路村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还争取到项目,修建了观光索道。村里原有42户贫困户,去年脱贫6户。骆云莲说,今年定的目标是脱贫8户,明年全村脱贫。“压力是有,但是有信心。”

“我们实施退宅还林政策,在搬迁村原址发展经济林,树在谁家宅基地里,得到的收益就是谁家的。”张建满说。

扶贫还要关注特殊人群

王东峰说:“这些看上去是小事,但对老人们来说就是大事,我们一定要做好服务。”

骆云莲:精准脱贫要因地制宜,要有长效机制的脱贫。每个地方在搞脱贫项目时,要想到我们这个事情做了,对老百姓是长期有好处的还是短期的。假如是短期的,那短期脱了贫,以后肯定要返贫。

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有多少是有劳动能力的,有多少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对于怀安县的脱贫攻坚情况,王东峰更关心精准到人、分类施策的问题。

北青报:为什么想到建观光索道,而不是修公路?

当前,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王东峰这次深入贫困地区的调研检查则是一次“督战”。

骆云莲:其实优秀的人很多,尤其是比我优秀的人很多,我没有想过会不会连任。当代表,就是要当好老百姓与政府之间的纽带,把老百姓的声音从地方带到中央,然后把上面的政策带到老百姓的身边。假如我不当代表了,我肯定还是带领我们村上的老百姓,不管是发展产业也好,旅游业也好,要发展好,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对其他的跟我们村一样情况的村庄,可以给他们一些好的建议。

家里有几口人?早中晚都吃什么饭?一年收入多少?家里的吃水问题怎么解决?能吃到新鲜蔬菜吗?冬天靠什么取暖?王东峰一一询问。

精准脱贫要因地制宜,要有长效机制

“我们要认真分析贫困户的结构,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王东峰表示,对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要积极开展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科技扶贫,千方百计增加收入;对丧失劳动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和长期患病者等,要充分发挥低保、医保等政策保障的兜底作用;对已经脱贫的群众,要持续巩固成果,提高稳定脱贫能力,坚决防止返贫;对生活比较困难的低保群众,要千方百计开展帮扶,推动增产增收,增强造血功能,切实防止低保群众进入贫困线。

骆云莲:以前因为各方面条件限制,有部分村民带娃娃出去读书,还很多年轻人出去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老幼。现在因为产业和旅游业的发展,出去的人又都返乡了,差不多都回来了。

图片 3

北青报:有没有人不愿意脱贫的,愿意一直吃低保?

王东峰在西河村随机抽查了贫困户的“档案”。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摄

骆云莲:制定政策都是站在最高层,而我们是最基层。执行政策时要面对的问题很多。我调研了我们那个县,有很多人户分离的情况。条件不好的老百姓搬到别处去,就有人转包他们的地,于是就没人管了。不了解他们的信息,就不好把政策落实。我这次开会发言,肯定要提这个问题。

“老百姓搬下来后的生活靠什么?”王东峰接着问。

北青报:如果下一届继续当人大代表,你准备做什么事情?

脱贫攻坚已经到了“最后一公里”,越到最后越艰难,越到最后任务越重,越到最后越要响鼓重锤。

骆云莲:本来政府是打算修公路的,这样要花4000多万。而且修公路第一是会破坏生态环境,第二是公路修好了,村里没得其他资源,以后游客就不多了。于是决定修观光索道,花了2000多万,省了一半。

王东峰要求,全省上下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始终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全面落实“两不愁三保障”各项要求,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让贫困群众过上幸福生活。

骆云莲:我们古路村在汉源县永利乡。村庄在2002年之前,唯一的通道就是从悬崖上的“天梯”上下山,所以又叫“天梯上的村庄”。2002年,地方政府出资在悬崖上搭了骡马道,马和骡子都能上下山,老百姓就能从那儿运东西。2014年又搞了道路硬化。2016年修了观光索道,3分钟就能下去了。

“你们搬进新宅后,村里的地怎么办?”在水濠洼村村委会前的空地上听取有关情况汇报时,王东峰不时插话询问。

骆云莲:确实是。以前自己的思维只局限于自己的村庄。当了代表后,就不只代表我们村,我还代表着我那个县,我那个市,甚至是四川省。你说别的行业我可能不懂,但你说边远山区、贫困山区这些事,我就很了解。全国各地,和我们村子一样的地方我都在关注。除此之外主要是民生领域的。就像这次两会我关注的是脱贫攻坚,因为我们村是贫困村。

“一些贫困户年龄较大,且丧失劳动能力,要在政策上向他们倾斜,用低保兜好底。”王东峰叮嘱在场的有关负责同志。

骆云莲:当选后第一件事就是带动老百姓发展产业。因为没啥经济来源,所以就种核桃。到2015年,全村种了2000多亩核桃,家家都种。后来,也是担心产业发展起来了,但是运输、销售都不行,二来到村上的游客也多,担心游客上下山的安全和村上娃娃上下山读书的安全,2014年我们争取项目,政府出资200万给骡马道安上护栏、安全网,在骡马道中途修了些观景台。

由于贫困户中涉及的老人较多,搬迁后,王东峰最关心的还是老人们的生活。他叮嘱当地有关负责同志,要设立医务室,合理配置村医,要建设公共餐厅,供老人们自愿选择用餐。

骆云莲:政府就地扶贫,第一就是要搞基础设施,成本高。老百姓他有一个心理,假如你要把他迁出去,他有顾虑。政府修了房子,你让他住进去了,就解决了问题。还有,不是说这一代人好过了,下一代就不生存了。所以最主要最主要,生活保障和支撑还是土地。最先要解决的是土地,但是西南地区本来就地少人多。都是农民嘛,出去后如果没有土地,就没有生活支撑。因为我就是农民,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假如说给我一套房子让我去住,我肯定要想我的生存我的生活。所以要有计划,把计划工作做好了,老百姓的生活保障做好了,再“易地”就好了。

用好惠民政策,为老百姓服好务

北青报:现在村庄的产业发展起来了,出去的人有回来的吗?

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张世豪

北青报:您对精准脱贫是怎么理解的,怎么做才不至于让它成为口号?

“住院20多天报销了绝大部分费用,自己仅花费1000元左右。是党和政府的好政策让我们贫困户过上了好日子。”郭尚祯拉着王东峰的手说。王东峰听后很高兴,嘱咐当地干部要落实好扶贫政策,让贫困户老人安度晚年。

北青报:原来只是在村里务农,只关心地里的事,当了代表还要关心国家大事。当了代表,打开很多思路?

图片 4

北青报:有人认为,对“悬崖村”,与其花很多钱修山路就地扶贫,不如花更少的钱易地扶贫。您怎么看?

在西河村,王东峰走进郭尚祯家。73岁郭尚祯肢体残疾,前不久还刚刚做了一场手术。王东峰坐在炕沿上与他亲切交谈,关心他的病情。

上下山通道:天梯—骡马道—观光索道

家里生活条件和收入情况怎么样?孩子们在哪里上学、在哪里就业?生病了有没有保障?还有哪些困难需要解决?每到一处,王东峰一边详细了解村民家庭情况,一边仔细查看村民居住环境,并不时叮嘱在场的省市县乡村有关负责人,一定要将“两不愁三保障”各项政策落细落实落到位。

北青报:那现在扶贫攻坚有压力吗?因为咱们目标定出来了。

依据省市“空心村”治理方案,怀安县针对水濠洼村现居住人口大部分为60周岁以上、无劳动能力的现状,在邻近的南忻屯村选址建设互助幸福院,供易地搬迁村民居住,预计7月底完工,9月底全部入住。

骆云莲:古路村有42户贫困家庭。人均年收入达到3300元,就算脱贫。2016年,我们村脱贫了6户,2017年我们的目标是再脱贫8户,到2018年的时候预计全部脱贫。

敲开老旧的木门,王东峰又来到83岁的席树梅家。

北青报:村里基本情况是怎样的?

“我们成立了扶贫互助合作社,通过流转耕地发展大杏扁经济林种植,为村民带来不少收入。”柴沟堡镇党委书记张建满说。

古路村在做扶贫攻坚时,我准备每一件事都要考虑是不是永远对村民有益,假如这个事情做了,村民只有眼前的短期利益,我不做。我要考虑以后呢。然后是基础设施,你把基础设施搞好了,把产业发展起来了,村庄就好发展了。

王东峰要求,对贫困群众的家庭状况、收入来源、产业就业、劳动能力等进行全面摸排,做到底数清、情况明、数字准,然后一户一册、一人一档,通过更加精准的政策和措施确保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

北青报:您是2010年当上村支书的,上任后做了哪些事?

在西河村,王东峰随机抽查了贫困户的“档案”,根据记录情况一一测算贫困户收入。

北青报:不当全国人大代表了,还能不能完成这个脱贫任务?

王东峰在水濠洼村村委会前的空地上听取有关情况汇报。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摄

骆云莲:古路村是彝族村,有100多户,400多口人。我们村2010年才通电。村民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电视看,用不上电话。村里也没有小学,娃娃们要下山去附近的村子寄宿上学。

老百姓搬迁后要能稳得住、过得幸福

骆云莲:有一种情况,从县、乡到村,你把他评为贫困户,他觉得没面子,但是你让他脱贫,他又不想脱贫,这种情况肯定有。

在调研检查中,王东峰还同在场的市、县、乡、村四级书记共话脱贫大计,他叮嘱在场的各级负责同志,要把脱贫工作做实,要坚决啃下脱贫攻坚的硬骨头,精准到户还不行,还要精准到人。

北青报:咱们村有多少贫困户?脱贫目标是什么?

沿着蜿蜒的山路,王东峰来到怀安县柴沟堡镇西河村、水濠洼村,随机走进村民家中看望。

现在游客上山很方便,老百姓还把房子改善了一下,能接待游客吃住。产业发展起来后,就修了观光索道。目前索道还有基础设施没建好,还没开始运营。

图片 5

四川省雅安市古路村党支部书记

王东峰与郭尚祯一家亲切交谈。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摄

北青报:2013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当时您觉得意外吗?

“除流转耕地外,我们还通过让贫困户参与经济林管理、建设集中式光伏电站、发展村集体企业等措施,让每一个贫困户有稳定的收入。如果条件成熟,我们还可以发展乡村旅游。”张建满说。

骆去莲:我们那个地方地理环境好,有大峡谷,知名度也高,所以我们就往乡村旅游方向发展,进行大力宣传。

听了水濠洼村易地搬迁情况介绍后,王东峰对在场的各级负责同志说:“易地搬迁不能一搬了之,要让老百姓搬了以后能稳得住,过得幸福,切实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的问题。”

骆云莲:这个是必须完成的,不因为自己下一届当不当代表。就算不当代表了,我还有三年的村支书的任期,这三年时间,我可以把我们村上的所有基础设施全部建设好,到那个时候,不当村支书都无所谓了。

水濠洼村位于大山深处,村子建在平均27度的山坡上,恶劣的生产生活条件导致该村的贫困发生率一度达到20.5%。全村在册人口297人,但常住人口仅有65人,是典型的“空心村”。

北青报:对国家的扶贫政策,您有没有发现什么不足,有没有什么建议?

“宅基地怎么办?”王东峰问。

北青报:古路村现在得到外界的关注很多。

民之所盼,政之所向。王东峰曾多次深入保定、张家口、承德等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就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调研检查。

当了代表之后,就不只是代表我们村

王东峰与郭明委亲切交谈。长城新媒体记者 庞晓玮 摄

北青报:全国的基层代表中您可能是唯一来自“悬崖村”的。都说蜀道难,请介绍一下您所在的古路村是怎样一个地方?

北青报:四川凉山州阿土勒尔村“悬崖村”被媒体报道后,引来很多关注。这个新闻您注意了吧?怎么看这个村子的困境?

谈建议

本文由四川快乐12走势图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百折不挠啃下最后的“硬骨头”甘肃常委书记怀

上一篇:[北京ING]耄耋老人踊跃参与“喜迎十九大”诵读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