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奉献者 | 19年坚守在生命禁区,她把最美的青
分类:中国历史

2011年,北京。彭燕应邀出席“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新闻人物颁奖典礼”。舞台上播放着的纪录片中,有这样一段话:“她深知生命的宝贵,却以青春的透支,坚守生命禁区,践行着军人的使命担当。她是高原军人心中的‘知心大姐’,藏族孤儿的‘爱心妈妈’,用柔弱的身躯,挺立起金珠玛米的光辉形象。”

她在牧区还遇到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一名民兵好不容易说服妻子做心电图检查,但一听说要躺下露出胸部,妻子死活不干了。民兵把妻子抱起放在沙发上,按着她才作完检查。女人站起来,走了几步,发现并没受到什么伤害,才满含歉意地笑了。

  有爱的人从不寂寞,那曲官兵称她“大姐”,群众叫她“菩萨”,24位藏族孤寡老人唤她“女儿”,35名藏族孤儿喊她“妈妈”……

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精神,需要榜样的引领。“时代楷模”“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王继才同志32年坚守海防前哨的先进事迹,带给人们持久的感动。习主席高度评价王继才爱国奉献的一生,号召要大力倡导这种爱国奉献精神,使之成为新时代奋斗者的价值追求。

那次巡诊之后,关节炎就与彭燕永远相伴了。一遇天气变化,她的双膝就疼痛难忍,“比天气预报还准”。

  她叫彭燕,是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军人、门诊所护师。去年11月,她到部队巡诊时感染风寒伴发急性肺水肿,连续输液13天才好转。组织上得知她患有5种高原疾病,第14次提出把她调到低海拔地区工作,可彭燕恳切地说:“我身体还行,等实在坚持不住再走吧。”

深秋时节,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藏北高原已是银装素裹,一片苍茫。这里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8%,年平均气温在零下3摄氏度,年冰冻期超过250天。但在彭燕眼里,这里的景致是熟悉而亲切的。

“如果我是下一个”

  12年里,彭燕行程近3万公里,17次在巡诊路上遭遇险情,义务巡诊25000余人次,挽救危重病人42名,探索出15项高原实用护理技术,总结出17条高原护理经验。

那曲地区社会福利院的35名藏族孤儿,都叫彭燕“妈妈”。每到节假日,彭燕都要来到福利院,和失去父母的孤儿一起做游戏。她说:“看到孩子们健康成长,我的内心就会涌动作为母亲的自豪。”

做这些的时候,彭燕完全忘了自己只是一个护士。她认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一个金珠玛米,只要群众有需要,自己就该去做。

  彭燕先后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等荣誉,当选为第十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执行委员,被评为成都军区“道德模范之星”,被西藏自治区授予“五四青年奖章”。(本报特约记者 陈伟平 张立军)

羌塘草原的“燕子姐姐”

正因为如此,她没有听从“撤回去那曲的申请”的劝告。爸爸陪她去那曲报到,她到军分区后,一会儿就和以后的同事熟识起来。

  海拔4530米、含氧量不足海平面48%、年冰冻期超过250天的西藏那曲,没有高大的树木,连绿色也不多见。可一位女军人以羸弱之躯昂首挺立,为藏北军民送去健康,在“生命禁区”里写下了一串串绿色诗行。

△彭燕为藏族阿妈央青曲宗测量血压。魏治国摄

一位长期在西藏工作的老军人告诉记者,在恶劣的自然环境里,人的角色意识会淡化,会竭尽全力去克服困难,而不会斤斤计较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图片 1 我国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军人、门诊所护师彭燕。

付出爱的人,也会收获爱。一次,彭燕到一户偏远牧民家巡诊,在没有炉火的房间里,她冻得直跺脚。身旁的老阿妈看到了,直接把她的双手放进自己的藏袍中。看病送药、给妇女接生、给牦牛诊病……在藏族同胞心中,这位穿着军装的“门巴”,是无所不能的。得到过彭燕帮助的藏族同胞真诚地说:“金珠玛米像太阳,她就是太阳的光芒。”

5月下旬,记者从风和日丽的拉萨出发,到达那曲却遭遇大雪,晚上的温度更是降到零摄氏度。彭燕一边提醒记者快穿上军大衣,一边说,我们这里七八月也经常下大雪。

彭燕的眼睛湿润了。原来,平时彭燕只能通过电话和女儿交流。女儿以为,妈妈就在电话里……

看着在树旁一直笑着、身高1.64米体重仅80斤的彭燕,记者觉得,她就像这棵树。

那曲地区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仁美,对高原肺水肿等高原疾病有独到的护理经验。彭燕到医院拜师学艺,串科室、走病房……几个月下来,彭燕学会了一代代高原医护人员口口相传的护理经验。

彭燕说,她常常想,作为一名普通护士,如果被分配到内地的大医院,她也许就只是一棵不起眼的小草。但在缺医少药、官兵渴盼、群众急需的藏北高原,她可以用自己真诚的爱心和丰富的护理经验,争当一株“参天大树”。

播撒爱的人,也有割舍不下的情感。

“门巴”在藏语里是“医生”的意思。彭燕只是个护士,可那曲的百姓却习惯称她“彭门巴”。

在荒凉的“生命禁区”,彭燕坚守那曲19载。她先后创新10多项实用护理技术、总结出数十条高原疾病护理经验。

事实上,短暂的那曲生涯,既让她看到了那曲的苦和难,更让她看到了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那曲的官兵、藏族同胞对医护人员的渴求。

在那曲军分区,战士们喜欢喊彭燕“燕子姐姐”。那曲的藏族同胞,都叫她“阿加”。

彭燕提到的段姐叫段绍慧,郑姐叫郑金玉。当年,她们3人同在那曲当护士,被那曲官兵称为“藏北高原的三朵雪莲”。2002年,36岁的段姐走了;2004年,37岁的郑姐也走了。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彭燕这最后一朵雪莲身上:快调走吧,这里不是女人待的地方!快调走吧,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你了!而此时的彭燕,已经患上风湿性关节炎、慢性胃病、心肌缺血等5种疾病。

“我马上过去!”彭燕在军分区两名同志的陪同下。经过一夜风雪兼程,终于赶到了嘎玛伦珠家。

“当理想遭遇现实,说我一点儿没动摇,那不实事求是。”彭燕说。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晏 良

从此,藏区的妇女成为彭燕最放心不下的人。每次巡诊,彭燕总不忘专门为藏族妇女讲解卫生常识,引导妇女们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努力转变她们羞于谈论妇科疾病的观念。如今,不少牧区妇女开始勤洗澡、勤检查,妇科疾病发病率逐年下降。

2008年的一个冬夜,玛九达村的藏族小伙嘎玛伦珠,找到彭燕:“‘阿加’,求求你救救我阿妈!”

彭燕死死抱住路边一根凸起的冰柱,在同事的拉扯下才爬回路面,从死神手中挣脱了。人上来了,10个指头却粘在冰柱上,挣不脱,也扯不下来。最后,卫生员杨海捡来石头,一点点把冰柱敲碎,才让彭燕得以脱手。她的手被冰碴儿刺得鲜血直流,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寒风里,鲜血又瞬间凝固。彭燕抖抖身上的雪,又重新上路,直至巡诊完最后一个哨点。

刊于2018年10月29日解放军报01版

作为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性,彭燕的地位真有点“不可替代”。新战士惧怕高原环境,总觉得自己生病了,彭燕的耐心讲解,他们最听得进去;一些官兵不愿意跟别人说的心事,却愿意跟彭燕倾诉;来探亲的家属患病,她是“最合适”去帮忙的;两口子闹别扭了,她是最合适的调解人;她怀上孩子了,一位参谋专门找到她,说想摸摸孩子感受一下胎动,“因为工作太忙,妻子从怀上孩子到出生,都没能回老家看一眼”……

图片 2

彭燕的父母都是四川人,父亲参军后到西藏工作,彭燕与母亲也随军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被誉为西藏小江南的林芝。

荒凉的羌塘草原,生命异常脆弱,几十年间那曲军分区有许多战友病倒牺牲。为了守护藏北高原官兵的健康,彭燕开始了攻克高原疾病的征程。

彭燕与牧民交谈。赵海波 摄

出差归来,彭燕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向西藏那曲军分区营区走去。

正是这种性格,让她选择留在那曲。“我连那曲的地皮都没踩热就走,那不是当逃兵吗?作为军人,我怎么能逃跑呢?”她在日记中写道。

——记西藏那曲军分区唯一的女军人彭燕

记者以前听说那曲的环境恶劣到连树都无法生长。进入那曲境内,记者留心观察,果然没见到一棵树。

作为母亲,彭燕无法割舍对女儿的牵挂。她同样无法割舍的,还有高原的孩子们。

爸爸走后,彭燕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战场”——军分区门诊所的治疗室:除了桌子凳子外,只有一个高压锅。卫生员告诉她,高压锅是用来给注射器消毒的。

那年冬天,哨所战士蒋枫高烧不退。彭燕顶风冒雪来到哨所,为他输液。天气很冷,室内气温很低,液体越流越慢,彭燕心里着急……她先脱下棉大衣裹住液体瓶,又脱下一件毛衣盖住蒋枫正在打点滴的手背。蒋枫把头埋进被窝,呜呜地哭了:“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姐姐’!”

可是,在方圆42万平方公里的那曲高原,只要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羌塘草原上最美的女人。

这样的资料,彭燕积累了不少。这些年,她风里来雪里去,跋涉雪域高原,为边防军人和藏族同胞义务巡诊。

12年前,彭燕从成都军区军医学校毕业,主动申请去那曲工作。那时,她对那曲还一无所知。对那曲的全部印象来自别人的描述——所有在西藏待过的人都知道那曲是西藏最艰苦的地区。

2004年,彭燕在成都生下女儿晗涵。3个月后,她就回到了那曲,与女儿天各一方。再后来,当彭燕和同为军人的丈夫张涛第二次回成都看孩子时,晗涵已经会跑了。

这不,在一次到达萨乡的巡诊中,彭燕发现藏族妇女措姆表情很痛苦,她立即猜测到措姆肯定有难言之隐。她将措姆拉到一边,对她进行仔细检查,发现措姆的左侧乳房因发炎未及时处理,已经化脓糜烂了。

2002年,在那曲军分区工作了10多年的女军人段绍慧和郑金玉先后离世——她们的年龄都不到40岁。有人说,燕子飞不上高原,女人不属于生命禁区。当时依然坚守在那曲的彭燕将何去将从?

走进那曲军分区大院,记者却意外地发现了一棵树,据说这是一代代那曲官兵年年坚持不懈种树收获的唯一成果。这棵长了十几年依然只有一米多高的树今年没有吐绿,但树下冒出了一点点新芽。“这是这棵树的根长出来的,说明这棵树扎下根了。”院子里的官兵告诉记者。

图片 3

给人看病,给牛羊看病,打针发药,接生,听人倒苦水,教人养绒山羊……在这里,人们习惯了啥事都找她,她的正式职业反倒被人淡忘了。

“我父亲是西藏边防的老军医。3岁时我随母亲进藏,听着‘老西藏精神’的故事长大,目睹了边防军人和藏族同胞受高原疾病折磨的情景。”军校毕业前夕,刚刚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彭燕,坚决要求到“生命禁区中的禁区”那曲工作。

为了防止短时间内被冻僵,大家紧紧抱成一团,互相取暖。彭燕是此行唯一的女同志,大伙儿首先想到了她,准备把她围在人群中间。可彭燕死活不肯,她连推带拽地把年纪较大的王医生拉到最中间,自己排在外围当人墙。

图片 4

揽镜自照许久,她长叹:高原的无情让我与美貌无缘了。

她说,艰苦的地方,才是党员该去的地方。

理想遭遇现实,她毅然选择留下

走进营门,彭燕有种“燕回巢”的归属感。1999年,20岁的彭燕从原成都军区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毕业,走上藏北高原。19年过去了,军分区也只剩下彭燕一位女军人。

彭燕承认,两位好姐姐的英年早逝对她的打击特别大,影响特别深。“在那曲,难道生命真的这么脆弱?”她在日记里问自己,如果我也走了,孩子怎么安排,丈夫怎么安排,年迈的父母怎么安排,“我自己悄悄设计了好多种方案”。

痛惜两位女战友的彭燕曾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么一句:“宽广坦荡的那曲草原啊,我为你而来,可你为何容不下女人?”面对考验,彭燕这只“燕子”却从没想过南飞——她多次放弃调出那曲工作的机会。如今,她担任了某保障营卫生所制氧站站长兼制氧技师。

彭燕,12年前走进羌塘草原,如今,她是在海拔最高处坚守时间最长的唯一的中国女军人。

19年,高原无情的风沙,高强度的紫外线,让彭燕的脸变成古铜色。身高1米63的她,体重只有40多公斤。但她清澈的目光,却透着坚强。

“别的姐妹我只在烈士陵园里凭吊过,但段姐和郑姐是我眼睁睁看着走的。”彭燕说。

那天在家中,彭燕的母亲告诉晗涵:“这是你的爸爸和妈妈。”孩子没什么反应,老人又说了一句“爸爸妈妈回来了”。孩子终于听懂了,直接跑到电话前,抓起电话喊着“妈妈,妈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呼啸的寒风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为了鼓舞斗志,大家一遍又一遍地唱战斗歌曲,一个接一个地讲励志故事,渴了、饿了,就捧一把雪塞在嘴里吃。

图片 5

彭燕所在门诊所的主要工作是为驻守在那曲的官兵提供医疗服务。他们组成医疗队,到驻有官兵的地方去巡诊,送医上门。

伟大源自平凡,楷模就在身边。新时代广大官兵自觉以王继才同志为榜样,把爱国之情融入平凡岗位,把报国之行融入日常生活,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忠诚使命。从10月29日起,解放军报推出“向奉献者致敬”专栏,展现官兵身边的典型事迹,讲述先进模范的感人故事,讴歌长期在艰苦岗位甘于奉献官兵的时代风采。

在福利院,那些年迈的藏族老人拉着彭燕不撒手,她是这些老人共同的女儿。他们中谁生病了,只要一个电话,不管多晚,不管什么天气,彭燕准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她在他们过生日时捧来生日蛋糕,祝福他们健康长寿;她在他们弥留之际拥他们入怀,为他们送终。

记者来到保障营卫生所,看到彭燕从行李中取出一沓资料,仔细归类整理,放置于书架上:“这趟我带回了第一手的高原病调研资料。”

看到官兵们见到医疗队时由衷的高兴,看到官兵们解除病痛后的健康快乐,看到官兵们听到一个女人唱歌后的愉悦表情……一切的一切,都让彭燕感受到她在这片高原上“被需要”。那曲12年,这种感受一直推着她,让她无法停下来,“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这里的官兵和百姓”。

2008年,藏族战士央德突发下肢肌肉萎缩症,无法正常站立。彭燕听说四川有个老中医专治这个病,就自掏腰包从老中医那里购买了半年的药,并自学针灸技术,每天为央德按摩、针灸。5个月后,央德竟然奇迹般地站起来了。到了退伍时,央德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临别之际,他紧紧握住彭燕的手:“燕子姐姐,即使我在天涯海角,我也永远不会忘了你。”

有人问彭燕会不会一直待在那曲,彭燕说:“不会。我才32岁,还年轻,等我身体不适应了,我就回去孝敬父母、照顾女儿。有句话说得好:一个军人,如果无法胜任工作岗位,那么他对部队作的最后贡献就是选择‘下岗’。”

今天,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新时代。这是一个爱国奉献的时代、催人奋进的时代,一个属于奉献者和奋斗者的时代。

图片 6

彭燕顾不上休息,立即对病榻上呼吸困难的老阿妈实施急救。看到阿妈逐步恢复了神志,嘎玛伦珠当场就要下跪。彭燕一把扶住:“快别这样!你的阿妈,也是我的阿妈啊。”嘎玛伦珠握着彭燕的手,泣不成声。

自1959年组建那曲军分区以来,彭燕是到此工作的第57名女军人。包括彭燕在内,只有7名女军人在那曲坚守了10年以上。目前,除彭燕外,其他6位可敬的女军人都因患上高原病,最多只活到37岁就失去了生命。

彭燕身上严重的关节炎,就是对一次巡诊的“纪念”。她清楚地记得,那是2000年冬季的一天早上,她跟随医疗队去聂荣县巡诊,途中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牛头山时,暴风雪来了。

致敬奉献者 | 19年坚守在生命禁区,她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那曲。那曲有11个区县,距离军分区驻地平均有300公里,最远的县则有700公里。这些路上布满了雪峰、峡谷、沼泽、冰河,还有不期而至的暴雪、狂风、雪崩、塌方、泥石流和野兽。可以说,每一次巡诊,都要与死神搏斗。

门巴,菩萨,护士,女儿,阿妈,姐姐,燕子……在这里,人们对她的称呼五花八门,真名倒很少有人叫。

想到的、没想到的困难都来了,和她一同来的两名护士都走了。爱女心切的妈妈想方设法为她争取到一个到第三军医大学学习的名额,而且是读医师专业,毕业后可以改行当医生,又能离开那曲——她实在放心不下独生女儿。

所有这些苦与难,都在热切的“被需要”中被冲淡了。

为43名妇女接生;为农牧区培养医疗骨干;自学兽医知识,为生病的牛羊治病;自己掏钱买来摄录机和笔记本电脑,将电视里播放的各种农牧业实用技术录下来,利用巡诊时机,给不通电的农牧区群众播放,帮助他们掌握脱贫致富的技术……

我要去那曲

爸爸到外面去巡视了一圈,有商店,女儿买点儿女人用品还算方便。再擦火点烟,还能点着,说明氧气还够。这名老军人明白“生命禁区”意味着什么,嘴里支持女儿的选择,心里却止不住地担心。

看到第一场雪,她兴奋得给妈妈写信。之后,她就领教了那曲雪的厉害:下雪睡觉时,床不能挨着墙,否则第二天头发就粘在墙上了;军分区院子里的井也冻上了,用水得到更远的地方去提,那里的井太深,她只好向战士求援;注射液从药房里拿出来时是液体,针扎进去还没抽就冻成冰了,只能放在炉子上烤化了再用;把药往针管里抽也一样,得边抽边化冰;她把过期药品扔掉,老卫生员又捡回来,“门诊所实在太缺乏药品了”。

:2011-06-03 08:39:00

去孤儿院,她“看到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太可怜了”。于是,她自己掏钱给孩子们买书、买玩具,周末陪孩子们玩,给他们洗澡、编小辫、讲故事。后来,孤儿院的孩子都叫她“妈妈”。

漫天飞舞的雪花,掩埋了前进的路。当时的医疗队还没有先进的移动设备,无法申请救援,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救援。

“只要群众有需要,自己就该去做”

没有煤,抬一筐80多斤重的牛粪,烧牛粪炉子,她觉得新鲜;没有自来水,背包绳变成了提水绳,天天从井里提水,她觉得新鲜;晚上冷,睡觉前在床头放一杯水,再放一根木棍儿,第二天早上,水就变成了冰,“拔出来就躺在被窝里吃”,她觉得新鲜……

彭燕笑着解释说,门诊所有5位医生、一个护士、两个卫生员,虽各有专长与职责,但工作起来都是全科,“什么都得干”。

雪莲花是藏民族对女人最高的赞美,在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藏北高原,人们把这个神圣的赞美毫不吝啬地赠与她,称她是在“生命禁区”里不败的雪莲花。

次日凌晨两点多,当聂荣县人武部组织的民兵搜救队在漆黑的夜里发现他们时,雪已经快齐腰深了。

初识彭燕,记者觉得她是一个挺柔弱的女人。深入采访后,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个很坚强、有主意、很果断的女人。比如,当初她去军校报到,赶上中午没人,接待的人让她下午两点再来。她就利用中午这点时间将自己齐腰的长发剪成了男生发型——反正进军校就要剪,不如自己动手。

治了措姆的病,彭燕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随着在那曲工作的深入,尤其是渐渐走近那些与外界鲜有接触的藏族妇女之后,彭燕发现,在那曲的部分牧区,妇科病发生率在90%以上,女人怀孕了还用很紧的腰带扎着肚子。她们害羞,生了病很少及时就医,更不愿找男医生看病。

第一次跟随医疗队下基层巡诊的卫生员马安帮被深深震撼了。他不知道,在那曲的12年,这样的场景对彭燕来说,是常态。

尽管如此,无论是接受记者采访,还是在随后的日记中,彭燕都毫不掩饰当初选择去那曲时的豪迈激情,以及追求理想、追求新奇浪漫的少女情怀,“在林芝只见过森林,我想去那曲看雪,看草原”。

“被需要”让她无法停下来

她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她忘不了第一次见到西藏退伍兵的情景:她当时是学校军乐团的成员,奉命去机场迎接从西藏退伍的老兵,等了两个多小时飞机才到。舱门一打开,原本有些抱怨的姐妹们惊呆了——出来的老兵一个个像生了病一样,有的脸色发黑,有的脸色蜡黄,还有的脸上呈现出茄子皮一样的紫色……“我一直无法忘记这一幕,我为高原军人的奉献而感动。如今我也在高原,我想为他们多做一点。”彭燕说。

一次去索县巡诊,那路是“S”形的,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悬崖。冰雪覆盖的路面让汽车步履维艰,彭燕只好背上药箱,下车步行。一阵风雪袭来,她一个跟头摔在地上。根据以往的经验,跌下去最多就是蹭破皮、流点血,但这次麻烦了,她失去平衡的身子,“嗖”地一下沿着斜坡滑到了悬崖边,半个身体悬空了!

本文由四川快乐12走势图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致敬奉献者 | 19年坚守在生命禁区,她把最美的青

上一篇:藏在贫困地区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川快乐1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