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奔:戏曲瓦当的发现和研究
分类:历史资讯

  今年5月,文化部艺术司、中国剧协、浙江省文化厅、温州市人民政府启动了为期半年之久的中国戏曲南戏故里行系列活动,通过国家名团名剧省亲展演、温州剧团南戏汇演、电视系列片《南戏八百年》拍摄播出,较为全面、系统、翔实地展示和重现了南戏的历史遗存、历史资料。本次学术研讨会则为中国戏曲南戏故里行画上了圆满句号。

廖奔:戏曲瓦当的发现和研究

时间:2015年12月0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廖奔

探寻未知的文化遗存

——戏曲瓦当的发现和研究

图片 1

明·万历《荆钗记·团圆》勾头

尺寸:19×14cm 采集地:乐清四都乡

图片 2

明·嘉靖《西厢记·赴考》瓦当

尺寸:21×20cm 采集地:永嘉箬岙

图片 3

明·万历《昭君出塞》瓦当

尺寸:21×20cm 采集地:永嘉绿嶂

图片 4

清乾嘉间《西游记·孙悟空大战牛魔王》瓦当

尺寸:22×20cm

采集地:永嘉沙头、绿嶂,鹿城丽岙。

图片 5

图为瓦当拓本

图片 6

清·乾隆《雷峰塔·盗草》瓦当及拓本

尺寸:19×20cm 采集地:鹿城老塗、瓯海瞿溪等

图片 7

清·乾隆《铁弓缘·定婚》勾头

尺寸:19×14cm 采集地:乐清白象

  十几年前,林成行先生拿来几页温州瓦当拓片,说内容是戏曲图案,引起我极大兴趣。若其说成立,瓦当种类和戏曲文物种类中又多一项内容矣。

  瓦当是中国古建筑里用于覆盖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垂片,上面通常铸有图案或变形文字,内容有云头纹、几何形纹、饕餮纹、动物纹、文字纹等,起到建筑装饰的作用,因而成为独特的房屋构件。今见最早的是陕西扶风出土的西周素面半圆瓦当。汉代瓦当工艺极大发展,或铸文字如“长乐未央”、“长生未央”、“与天无极”等,或以四神、翼虎、鸟兽、昆虫、植物以及云纹等为纹饰。魏晋隋唐时期佛教繁兴,莲花纹类瓦当盛极一时。宋代多见兽面纹瓦当,明清多见蟠龙纹瓦当。

  温州地处东南沿海,时发雨霖,对房屋的瓦当构件有防风挡雨的实用性要求,因而与北方瓦当偏小不同,早在宋元时期就因地制宜制造出了形大、幅宽、框方的花檐瓦当。而林成行先生发现温州乡间这些人们熟视无睹的瓦当里,蕴藏着独特的文化内涵——铸有戏曲人物图案,他希望发掘出其历史意蕴,向世人展示一个未知的文化遗存。他因而开始了20年孤独的田野调查和艰辛的搜集研究工作,踏遍温州300多个乡镇4000多个村庄,从古旧民居、宗祠、庙宇、戏台、路亭等房屋建筑的檐头或坍塌瓦土里,采集与挖掘各种明清花檐瓦当千余片。长久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皓首穷学,终于聚沙成塔、集丝为茧,他来到了收获季节。

  经过对温州市、浙江省和全国各地的调查,林成行先生发现,到目前为止,戏曲瓦当仅出现在温州几县,又多出现在城镇和沿江平原的村落,其他地方则不见踪影。明清时期,戏曲装饰几乎无处不在——建筑梁栋檐角、门窗隔扇,居室书案桌椅、牙床屏风,日用漆器竹编、箱柜奁盒,服饰围裙兜肚、顶帽底鞋等等,但瓦当上通常没有戏曲内容。唯独温州,把戏曲装饰在了瓦当上,使之日复一日地茕茕望月。

  怎么知道这些瓦当上的人物图像是戏曲人物呢?林成行先生首先依据的是田野考察中发现的民间记忆。例如他在永嘉王氏家族听到了“王氏瓦”的传说——当地民间传说瓦当中人物乃南戏人物王十朋,在永嘉雕刻作坊和瓦窑址听到了“太平瓦”的传说——据称瓦当内容系戏曲故事姜太公钓鱼。又如制瓦工匠说瓦当花版出自戏文——这些应该是民间记忆对于瓦当内容的诠释。

  其次,就是对于瓦当图像仔细考察辨认、对比参照。材质所限,瓦当图像过于简单粗糙,不易辨识,加之瓦当铸造时期当地流行戏曲声腔及其盛行剧目也已经被岁月遮掩,难以考索。这给研究增加了困难,也是林成行先生最下工夫、力争夺路而出之处,其结晶就成为今天的著述成果。

  温州发现戏曲瓦当有着戏曲史的象征意义。温州在南北宋之交时产生了南戏,形成中国最早的成熟戏曲形态,并且创作出最早的南戏作品《赵贞女蔡二郎》《王魁负桂英》《张协状元》,而南戏的嫡裔在明清时期演变成了全国各路声腔剧种,唱遍了大江南北。元末又有温州人高则诚写出传奇《琵琶记》,成为流行最广的戏出,后来被全国戏界奉为“戏祖”。近代以来,温州盛行剧种有瓯剧、和剧、越剧、木偶戏等,并长期保存了永嘉昆曲。温州成为戏曲兴盛最早也是最久之地,在这里发现戏曲瓦当,体现了戏曲对民俗的深远影响,恰可反证温州的戏祖地位。而林成行先生在瓦当研究的基础上,试图进一步揭示戏曲史的演变轨迹,探查温州不同时期流行腔种和剧目的情形,我期待着他这方面的研究能为人们认识温州戏曲史脉增添积累。

  过去人们对瓦当的研究,多注目于战国、秦汉时物,后世因民间陈陈相因,瓦当不再受到关注。而艺人绘铸瓦当,其内容来自代代师徒相传和口传心授,往往不知其所以然。林成行先生的工作,为瓦当研究和戏曲文物研究打开一个新的视角,弥补了以往学术之阙,颇有时代价值和意义。

(本文图片由林成行提供)

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题材是戏曲创作的重要组成,现代戏以反映题材的现代性、直面现实的及时性和传达思想意义的直接性,在戏曲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应该认识到现代戏的创作对于当下戏曲的发展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当前和今后的戏曲创作还要秉承三并举的创作方针。

  据介绍,温州市委宣传部、温州文广新局邀约各地专家学者以南戏的历史价值与当代传承为题举办研讨会,旨在让温州南戏故里这一文化品牌深入人心,从而推动温州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温州接下来将进一步整合资源,重点培育瓯剧、永昆、木偶三个国遗剧团及越剧团,同时进行瓯剧改革,创排新剧目,培养人才队伍,积极把温州培育成为中国戏曲研究的重要基地。(刘茜)

中国戏曲剧种众多、形态各异,地方剧种更是浸染着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为一方百姓所青睐。艺术的独特性正是其散发光彩的本质特征,也是文化多样性、艺术多元共存的前提。那么,戏曲艺术的存在、发展,就不能不寻找自己的独特价值和自身优势,让剧种特色得到保持和发扬。从日前第五届福建艺术节暨福建省第二十五届戏剧会演来看,诸多剧团正是深深认识到了剧种特色的重要性,从自身优势出发选择合适的题材和行当表演,最终取得了成功。

  12月15日,浙江省温州市委宣传部、温州文广新局主办,温州市艺术研究所承办了中国戏曲南戏故里行南戏研讨会,吴新雷、周秦、沈沉、朱为总等来自北京、上海、南京、杭州、苏州等地的众多国内戏剧界专家以南戏的历史价值与当代传承为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与交流。研讨会上,还举行了戏曲理论家沈沉的《温州戏曲史料汇编》、戏画家施昌秀的《南戏经典戏画集》的首发式。

图片 8

  令人遗憾的是,南戏在进一步发展中,融入戏曲的大我中,它作为舞台艺术个体消失无存了。专家说,好在,南戏留下的巨大遗产:包括许多古典名著在内的大量南戏剧本,在戏剧文学上具有相当高的成就,至今值得学习、借鉴。另外,在闽南沿海地区的某些古老剧种,如梨园戏、莆仙戏中更多地保存着南戏的遗响,在昆曲、高腔等剧种中,有许多源出南戏的折子戏,都是弥足珍贵的。这也是有关戏曲传承的一个重要问题。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保持剧种特色

  近年来南戏研究有可喜成果,队伍逐步壮大,南戏、戏文研究视野更加开阔,相关理论成果覆盖南戏的剧目价值、衍变、传播、遗存、对后世戏曲的影响等多个方面。吴新雷介绍。在肯定整体积极态势的同时,也有与会者认为,南戏研究仍应有待深入。对之要作系统、多角度、全方位的研究,力求科学性。沈沉说,纵观数十年南戏的研究,大体停留在考证、诠释、评价和疏证的初级阶段,很多问题依然在争论,比如南戏的内涵和外延如何确定?现存的南戏剧目究竟有多少等。朱为总说,南戏的精髓不仅是剧本一个方面。应当考虑如何再现南戏舞台艺术?因为,戏曲是要演给观众看的,不能只作为案头文学,而置当前舞台演出问题而不顾。在南戏研究中,期待更多地去考察南戏表演形式问题。施昌秀说,除了从戏曲本体着手,还应结合有关边缘学科,如宗教学、民俗学、美学、哲学等, 进行微观剖析与宏观考察。

现代戏在创作上一直存在较大的困难,戏曲程式如何在现代题材中合理利用,戏曲服装如何设计,戏曲人物的念白如何处理等一系列问题,一直在戏曲实践和理论上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归根结底,戏曲题材的现代化、戏曲表演的现代化,以及当前现代戏创作遇到的种种问题,就是如何实现戏曲现代化的问题。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戏曲现代化也必须在继承传统、深刻把握戏曲艺术规律的前提下进行,其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尤为突出。

  这份距今800年的遗产应更好地传承和弘扬是学术界的共识。自20世纪初,南戏就得到了学术界关注。自钱南扬发表的《宋元南戏考》,南戏便成为中国戏曲史上一个专门学科而受到广泛关注。从30年代至50年代,还出现了南戏研究的高潮,郑振铎、冯沅君、陆侃如、赵景深、王季思等推出了专著。在温州本土,研究也得以不断加强,80年代成立了温州南戏研究小组和温州南戏学会。于1998年启动的温州南戏新编系列工程,对于南戏流传下来的《荆钗记》、《张协状元》这些经典之作,融合了当代艺术家的感情和理解,进行改编新排。

高甲戏《王昭君》

  会议首先肯定了南戏的历史价值。12世纪,发源于温州的南戏和北方的杂剧,以完备的体制、严密的结构、高度的表现力进入我国戏曲史上的成熟期,奠定了自己杰出的地位。主要剧目包括《赵贞女》、《王魁》、《张协状元》、《宦门弟子错立身》、《洗马桥》、《祖杰》以及南戏四大传奇《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杀狗记》等。专家说,南戏还是杂剧都是从民间群体创作转为文人创作,带着生动、活泼、清新之气。就眼下戏曲发展现实而言,南戏的草根性、民族性和民间性正是弥足珍贵的。

因此,继承改编上演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也拓展了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戏曲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不断扩大题材范围

拓展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的有机统一,是我们对待传统戏曲的正确态度。戏曲优良的艺术传统必须依托不同剧种、剧目,通过演员的表演得以体现。众多优秀的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同时也蕴含着丰富的艺术资源和宝贵经验。从戏曲创作上讲,改革创新也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充分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整理改编传统剧目,深入挖掘传统戏的价值和意义,不断吸收传统表现技艺,是丰富戏剧创作资源的重要手段和有效方式。

青年戏剧评论家、中国晋剧艺术网特约撰稿人 智联忠/文

继承传统戏的表演程式、认真学习其经典剧目,无疑是对戏曲传统最好的继承方式。福建京剧院改编传统京剧《清风亭》的上演,从舞台艺术实践上充分肯定了传统戏的重要价值和当代意义。该剧颂扬了张元秀夫妇不辞劳苦培育养子的伟大举动,痛斥了张继保忘恩负义、丧尽天良的卑劣行径。从题材内容、思想意蕴,到表演方式、艺术理念上,无一不体现出对传统文化的充分尊重和大力弘扬,更体现出对戏曲艺术规律的正确把握。从剧目建设上讲,又一出传统经典剧目活跃在了戏曲舞台之上;从戏曲创作上讲,题材内容也进一步得到了丰富。莆仙戏《荆钗记》,是仙游县莆仙戏鲤声艺术传承保护中心改编创作的一出传统戏。作为四大南戏之一,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独特的文化意义自然是不容怀疑的。全剧在整个表演上十分传统,剧种特色鲜明、演员唱念细腻,音乐风格也很朴素、地道。剧团也正是通过这出传统戏的排演,传承了有宋元南戏遗响之称的莆仙戏,同时也培养了青年演员。梨园戏《冷山记》、木偶戏《赵氏孤儿》、闽剧《百蝶香柴扇》等传统剧目的上演,也同样是通过整理改编传统戏来丰富戏曲创作资源的。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若论改革开放以来戏曲舞台上的发展变化,最突出的当属舞台美术。现代道具设计的精致化、多功能化,丰富了戏剧舞台,增强了剧作的表现力。然而,舞台上布景华丽,只见布景不见人,布景与剧情不一致等一系列违背戏剧创作规律的现象也屡见不鲜。笔者认为,针对当前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有必要提出来共同探讨,并得到相应的解决。

舞台美术设计要为剧情服务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能为演员的表演服务。有些剧目的舞美则喧宾夺主大显光彩,甚至与剧情的发展相悖而行,不能不令人感到痛惜。有些舞美道具设计不但给演员表演带来障碍,甚至存在一些安全隐患。传统戏《三岔口》在光亮的舞台上营造出了心理上的黑暗,这才是经典作品的处理手法,是值得我们在戏剧创作中研究和学习的。

从本届福建省戏剧会演剧目来看,许多作品在舞美设计上都力求符合戏曲美学特征,遵从简约、写意风格。莆仙戏《荆钗记》的背景仅仅就是一块黑色的守旧,没有任何绘饰,舞台上的道具也只有传统的一桌二椅,这样的舞美既经济又朴素,与莆仙戏这样具有古典气息的剧种非常贴切。

整理改编传统戏既是一种有效的继承方式,同时也是一项复杂、艰难的创作。《清风亭》在剧本和唱腔上就做了较大的调整,《荆钗记》本身也并非莆仙戏的剧目,包括《赵氏孤儿》用木偶戏来演也是首例,《冷山记》所残留的剧本也仅仅只有两个常演的折子。通过对这些剧目的创作背景进行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也是有相当难度的,没有创新和突破,观众是不会买账的。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丰富剧种创作资源

高甲戏《闽南人家》,也是一出反映闽南现代生活的戏曲作品。剧作以闽南一年四季的变化为载体,以节气作为场名,上演了一出表现惠芳、阿成、金贵三位青梅竹马的年轻人生活境遇的故事。既表现了年轻人面对生活的苦恼,又展现了他们为命运而拼搏的斗志,同时还反映了他们之间的情感生活。这样的戏剧情节,很容易为当下的年轻人接受,因为这些戏剧人物身上有他们的影子,这也就是该剧的现实意义所在。这些作品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或唤起革命斗志,或关心当下百姓的生活状况,或追寻人类生存自由的空间。

当前,还有一些剧团不注重剧种特色的加强,对人物行当的设置比较随意,没能发挥自身优势,这都是不明智的做法。在音乐设计和唱腔设计上个性不强,作曲配器上强调向其他剧种学习,尤其是对西洋乐器的运用,往往没能很好地起到烘托人物、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有些乐队的演奏甚至对演员的表演形成了一定的障碍,对剧目情感节奏的表现也不够准确。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丰富的创作表演资源是戏曲创作的宝库,传统戏所蕴含的独特价值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继承的。

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高甲戏是闽南流播区域最广、观众最多的一个剧种,其丑行艺术的别具一格也是众所周知的。高甲丑又分为公子丑、破衫丑、布袋戏丑、傀儡丑等,模仿木偶动作的傀儡丑在动作造型上别有特色。厦门金莲陞高甲戏剧团演出的《淇水寒》中,两位弄臣由丑角扮演,其插科打诨的表演在傀儡丑的演绎下生动风趣,同时他们以旁观者的身份推动了剧情的发展。晋江高甲戏剧团演出的《闽南人家》,用丑角扮演两个木偶玩具,增强了玩具的舞台表现力。高甲戏《王昭君》《缘中缘》也都充分发挥了丑角的特长,丰富了表演。这些都抓住了剧种、行当的特色,为剧目增添了光彩。

戏曲是一门高度综合的艺术,剧本、音乐、表演、舞美等各方面的相互配合才能完成一次演出。戏曲的高度综合性为戏曲剧目增添了诸多光彩,同时在剧目创作上也提高了难度。在戏曲创作中,我们一定要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相结合;充分保持剧种的鲜明特色,发挥自身优势;深入挖掘传统剧目的价值,提高和丰富表演技艺;坚持三并举的创作方针,不断扩展题材内容;充分尊重戏曲美学特征,并结合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才能实现戏曲艺术的新发展。当前我们在创作上还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些都是戏曲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正常现象。任何艺术的发展都是一个不断探索、逐渐修正,在相互探讨、共同借鉴中实现和完成的过程,广大艺术工作者积极地投身于戏曲事业理论和实践上的探索,一定能够推动戏曲艺术的繁荣发展。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app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廖奔:戏曲瓦当的发现和研究

上一篇:郑玉官会员拍就要逝去的门户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