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在普宁举行
分类:历史资讯

  8月9日至11日,2013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在揭阳普宁举行,研讨会由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普宁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承办。省文联党组副书记、专职副方席曹利祥,省民协主席、中山大学常务副书记、副校长陈春声,省文联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双南征,省民协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李丽娜,普宁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林晓韩等领导,中国文物学会古村镇保护委员会会长张囤生,中国文物学会古村镇保护委员会委员樊申炎,广东省文史馆史学院院长、广州市政协学文委副主任黄淼章,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民居建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唐孝祥,华南师范大学农村政策研究中心教授林济,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储冬爱,惠州学院建筑系教授郦伟,惠州学院建筑系主任、副教授张昊,惠州学院建筑学教研室副主任胡超文,广州市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闫晓青,资深摄影人吕 群,资深摄影人蔡海松,北京双百爱玲珑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赵令杰等专家,以及各地市文联、民协代表,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记者等六十多人出席了本次研讨会。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第二,要树立"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三有”精神,弘扬中华传统,服务民间文艺;

图片 1.jpg)

彭家祠坐南向北。山高约33米,房舍从山脚起建至山顶,共分三层,通往顶层只有北面一条平均宽1.5米,用石灰石打制成条铺就的石阶路,其余三面均是悬崖峭壁。首层建有房屋5栋,大门用花岗岩石环砌,两侧各有一瞭望眼(窗),门额上悬挂一木牌匾,楷书阳刻“明义知方”,落款写立于清咸丰六年(1856年)。二层为书堂,硬山顶配火锅耳风火墙,用未施釉的瓦当装饰,青砖砌筑。顶层为彭氏宗祠,硬山顶配火锅耳风火墙,有房舍5栋。整座建筑布局巧妙,造工精巧,从山脚到山顶不仅“华山一条路”,而且每层均只有一个小门可通往上一层。英德当地文博专家表示,这座建在山上的防御性建筑在英德目前所发现的祠堂中“绝无仅有”,它对研究英德防御性建筑的构造很有价值。

之后,由谜语组组长、北京师范大学萧放教授,谚语组组长、中国社科院安德明研究员和俗语组组长、中央民族大学林继富教授分别牵头,组织了谜语、谚语、民间俗语的学术研讨会,专题探讨相关的示范卷编纂体例、编纂规范及实施方案等。

  研讨会上,大家就如何进一步做好宗祠建筑保护,合理开发利用宗祠文化资源,更好地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促进农村文化事业发展等话题进行了研讨。许多专家认为,祠堂建筑应当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一些村镇自发组织的祠堂修葺活动由于缺乏古文物保护意识,破坏了文物价值。

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唐孝祥指出,广东省文联、省民协在全国最早启动了古村落的全面调查与评定工作。在近年的“古村热”中,广东以及全国各地发现了大量极为精彩、过去少为外人所知的古村落。通过对古村落的普遍观察就可以知道,祠堂建筑是中国传统村落的重要建筑类型,是传统村落的文化核心和空间中心,见证了传统乡村的生存本领、生活智慧和创造才能。在“以人为本”的中国传统村落价值体系中,祠堂建筑同样是崇宗敬祖的人性空间、契合自然的人性尺度、继往开来的人性智慧、天人合一的人性追求的具体体现。祠堂文化的价值值得珍视和进一步挖掘。

7月5日,与会代表赴邳州开展机智人物“周七猴子”调研。“周七猴子”的故事传说流传于江苏徐州和山东枣庄等苏鲁接壤地区,尤以邳州、新沂和苍山、郯城等县最为广泛,其中常常涉及到谜语、谚语和俗语。专家认为,“周七猴子”这类的机智人物故事传说反映出在中国民众的观念中,除了有对勤劳、朴实的格外推崇,也有对聪明和智慧的特殊景仰。谜语、谚语和俗语正是中国民间智慧的结晶,应“以小见大”,传递出当代人文精神和价值规范。

  不少专家表示,潮汕地区对宗祠文化传承得较好,并且有许多来自海外的侨胞资源,相关的保护和文化推广一直在全省领先。在祠堂建筑保育的过程中,要借鉴海外地区的文物保护经验,不能将宗祠建筑单纯作为文物展览的形式,应把祠堂保护与居民生活结合起来,让祠堂继续在广东各乡村发挥其凝聚宗族、传承文化的作用。

彭家祠

他强调,要想组织好、编纂好、传播好这一工程,需调动全国民间文艺界的力量,他由此提出了几点希望:

  与此同时,专家也提出,地方政府应密切关注那些仍居住在古民居内的村民生活。由于居民的日常生活行动容易对历史建筑产生损坏,有的超过百年的老宅也往往因年久失修而不适宜居住。专家建议,如果当地居民无法集资对历史建筑进行修缮,地方政府应该及时作出鉴定,并对有重大价值的古建筑主持修整复原。

老祠堂可建成“乡村文化中心”

据悉,此次示范卷包含京津冀合卷与江浙沪合卷,分别由河北省民协与江苏省民协牵头协调,开展跨省合作,因此,专家组与示范卷代表也就多省合卷的具体呈现方式、操作流程和需要注意的问题展开了讨论,提出了多样化的解决方案,其中未定之处将于7月下旬提交学术委员会讨论

陈实建议,可以考虑把乡村祠堂建设成多功能的文化宣传阵地,除了慎终追远的历史传承、记忆传承之外,是不是能把这里变成村民议事的空间,变成形式多样的学校、课堂,变成文化娱乐的场所?毕竟从长远看,只有让祠堂建筑真正成为村民生活、娱乐、社交的重要场所,祠堂文化的延续和发展才不是无本之木。

7月3日至6日,《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以下简称“大系出版工程”)“谜语、谚语、民间俗语”专家组成立大会及系列学术研讨及调研活动在江苏徐州举行。

英德市九龙镇金造村,9座祠堂分布在村中的各个角落。当中的“罗氏家庙”据介绍始建于明嘉靖五年(1526年)。坐北向南,三间三进二天井,总面阔4.68米,总进深32.83米,总面积153.6平方米。门前密布的代表功名的旗杆夹,证明了村中先辈曾有的辉煌。清远文联、英德文联、英德民协等的专家介绍,目前英德全市有大小规模的祠堂1000多座,较有规模的有76座,在全市的村落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分布,12处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从始建时间来看,以清代为主,也有部分明代和民国时期的祠堂。绝大多数为家族祠堂,名人祠堂仅有零星几座。

第一,应认真学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指示精神,礼敬中国民族民间文学,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

彭家祠1995年就被列入英德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近年随着古村落、古祠堂文化的升温,本身特色突出,且周边风光秀丽,因而迅速成为“网红”。记者在现场看到,游客络绎不绝。但整座建筑群除了一群当地孩童上下嬉闹玩耍,整座建筑空置,没有人居住。许多房间内落满灰尘,旧家具、物件散落,有些堆放着旧屋瓦等建材。拥有丰富建筑拍摄专业经验的知名摄影师丘劲锋就表示,这样非常可惜,除了原有生活气息不再,也令建筑缺少日常养护,容易损坏。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陈实也表示,老房子应当在平常的使用中维护,如果老村古寨中的居民确实已经不在其中居住,是否可以考虑将房舍以比较便宜甚至免费的方式出租,提供给有兴趣的人开设店铺、工作室等,并由他们来负责日常维护?实际上,包括祠堂建筑在内的老村房屋的空置问题在各地都很突出,除了人口外流,还有包括村民另立新村造成的老村荒废。无论怎样,没有了“人气”的房屋,常常陷入加速损坏的困境中,亟待找到更有效、可持续的方式对之加以保护。

最后,他表示,中国几代民间文艺家、前辈学者60余年的文献资料积累和辛勤付出,取得了丰硕成果,为实施大系出版工程奠定了基础。民间文艺研究的接力棒传递至今,是新时代赋予民间文艺工作者的使命担当,因此需要一起努力,共同推动大系出版工程的建设,为全民族留下一代代人共享的民间文学大系,传承发展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

2015年,广东省文明办印发了《关于在全省开展文化祠堂建设工作的意见》,计划到2020年建成1500个文化祠堂,内容包含“有姓氏文化、有村史村情、有乡风民俗、有乡贤榜、有核心价值观、有乡村美景”——“六有”。如今距离这个目标的达成还有一年时间。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大系出版工程协调委员会主任潘鲁生,中国民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吕军,中国民协挂职副秘书长、大系出版工程协调委员会执行副主任、温州大学教授黄涛,江苏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王建,江苏省文联副主席、省民协主席陈国欢,以及来自中国文联出版社,徐州市市委、文联、民协的同志,“谜语、谚语、民间俗语”专家组成员,北京市、湖北省、天津市、河北省、河南省、陕西省、江苏省、浙江省、上海市的示范卷编委会代表出席了会议。

祠堂文化要发展传承 必须要创新

第四,要细化谜语、谚语、民间俗语编辑工作分工,做到责任到人,使大系出版工程更加严谨规范,同时也要在内容呈现上体现大系出版工程的编纂出版风格;

“空心”“空置”是老祠堂保护难题

专家组认为,这三类民间文学样式虽然短小精悍,却蕴含着大量的文化信息,应在条目之外添加注释或者说明,呈现附着其上的文化背景、使用语境、表达效果、审美观念、价值取向等。此外,还需注意谚语、俗语、歌谣之间的区别。

花城文艺风景线

第三,应认真研究大系出版工程的编纂指导思想,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文化观、生活观,重新认识人民的文学感召力,深化民间文学的人民性内涵;

第三届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上专家说:

潘主席在成立大会上作了重要发言,他指出,大系出版工程要有所创新、有所突破、有所传承;不应将大系出版工程理解为对传统文化的简单“移植”,而应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在传承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也要传承上一辈民间文艺家的精神,发扬民协系统的优良传统,做好服务员、联络员和协调员。

罗氏家庙门前的旗杆夹

江冰举了一个例子,他的一位朋友在老家的祠堂旁边开设了一间农村图书馆,通过朋友圈“众筹”的方式,筹到了7万册书籍,成效不俗。他还试图以自己的努力重建乡村记忆,对村中7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反复、细致的访谈,记录他们所说的只言片语。同时在祠堂中设立与本村有关的名人、军人、大学生、侨胞等的资讯介绍,让村民了解村落的荣光和历史。这样的尝试也得到了国家文化部门的关注。

图片 2

中山大学中国非遗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刘晓春指出,现在一方面是城市居民大量去乡村旅游,去看古村落;一方面是一些地区古村落的不断消失。实际上,很多人去看的,只是自己“想象中的乡村”,他们的焦虑,只是焦虑乡村会日渐变成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乡村、村落变成了一种被消费的“景观”,乡村生活真正的主体——村民变成了被“观看”的对象。这种“乡村生活”与真实是有差异的。这种现象在当前也应当得到关注。

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东财经大学教授江冰说,他自己曾经在广州居所附近的城中村做过问卷调查,结果发现那些进城务工人员的后代大多坚决不愿意回到农村去。50后、60后、70后的“农民工”们在结束了城市的工作生涯之后,许多人还是愿意回到曾经长大的农村去生活,但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来说,这不再是一个可行的选项。那么,作为乡村记忆的载体之一的祠堂文化,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在研讨会之前,来自广东各地的古建筑、民俗、历史、美术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和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基层文化工作者在英德连续考察了多处老祠堂。其中,建于清代的黄花镇寨山彭家祠因形态独特,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兴趣。

罗氏家庙

优秀祠堂文化因素具有当代价值 也需要甄别选择

记者发现,从实际情况看,也不乏这样的例子:老村变成了楼盘,但祠堂还在,在祠堂里举行的节庆庆典和日常活动也仍然在进行,比如广州的猎德村等。这令祠堂文化的延续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多位与会专家表示,应当深入挖掘祠堂资源的文化积淀,赋予祠堂文化新内涵新作用。也就是说,祠堂文化要“进化”,必须要有创新。

成为“空白”的还不仅仅是老屋。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苏桂宁说,当年他在广西老家听到的那些民歌,曾深深触动他。于是不久前他曾专门回去,试图搜集那些口口相传的优美民谣,但却发现找不到了,“我问那些年轻人,你们怎么谈恋爱啊?他们说上网用微信啊。没有人唱歌求爱了,那些民歌自然就失传了”。2012年,中国的城镇化率首次突破了50%,建立在以农村为主的基础上的“传统生活形态”日渐消失。许多村中生活的多是老人和孩童,旧有的村庄生活方式、社交模式都改变了。

广东的祠堂文化目前仍缺少一种创新的模式,多数仍然停留在“有条件就搞,没条件就不搞”的状态下。11月2-3日在英德市举行的第三届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表示,在传统乡村生活和村落空间中居于核心位置的祠堂,必须认真考虑在当代社会经济环境下的转型问题,思考与年轻人需要、与城乡融合的进程等时代背景相适应的“进化”路径,以使这些集成了大量文化信息,凝聚着浓浓乡愁的宝贵文化财富,长期、系统地传承下去。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app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2013广东祠堂文化研讨会在普宁举行

上一篇:相互客亲朋老铁欢聚生机勃勃堂西藏永定土楼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