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拥有了一座文化大山”
分类:历史资讯

  演示会上,中国文联和中国民协领导为在数字化工程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工作人员颁发了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贡献奖奖牌,与会嘉宾观看了数据库效果演示并进行了现场体验。  (刘 洋)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是近百年来几代民间文艺工作者田野普查的结晶。中国民协自成立以来,高度重视对各民族口头文学遗产的调查、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六十年间,先后组织了200万人次在全国2800多个县进行口头文学的普查、搜集、记录工作,并积累了近百年的成果,获得了巨量的民间文学原始资料。这些资料大部分为手抄本、油印本、铅印本,都是原始记录,附有讲述人情况(身份、年龄、性别等)、记录人与记录情况(记录人身份,记录时间、地点等),符合记录民间文学的国际惯例,具有高度的科学性,加上总量巨大,古今中外绝无仅有,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文化伟业。

  2011年3月,数字化工程启动不久,冯骥才在两会期间再次呼吁加强史诗、叙事诗、神话、传统歌谣等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力争在5年内完成总规模超过8亿字的口头文学资料库建设,确保濒危民间文化的存留与传承。如今,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预定目标已经圆满完成,录入口头文学资料4905本、 8 . 878亿字,形成TIF、PDF、 TXT三种数据格式;对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史诗、民间长诗、谚语、谜语、歇后语、民间说唱、民间小戏11类口头文学作品进行了一级分类,总计1165000篇(条) ;并完成了检索发布系统软件和数据库文档多种形式的备份。

  为了将这些休眠的资源唤醒,使其充分发挥传承文明、砥砺文化的作用,中国民协与汉王公司从2010年底开始合作,组织有关专家将这些原始资料中的图片、文字全部数字化。经过三年的努力,数据库一期工程收录的内容囊括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收集的神话、传说、史诗、歌谣、谚语、歇后语、谜语、民间说唱等民间文学原始资料,收书品种与总字数上已远超《四库全书》 ,堪称一部民间文学四库全书 ,一座数字化的民间文化长城 。该数据库利用当代科技手段录入原始资料,提供了按地区、按故事主题等多种检索方式,为使用者提供了方便。口头文学遗产据此焕发生机、整体呈现,必将逐渐改变固有的文化观和知识观,其学术研究价值将惠及千秋万代,其教育功能和文化传播的潜力未可限量,其市场开发和应用前景在即将到来的大数据时代必将日益凸显。冯骥才高兴地将其比作我们拥有了一座文化大山 。

  据悉,中国民协将着手规划这件巨型文学遗产的图书印制工程。

  该工程对口头文学资料的处理包括技术加工和知识加工两个方面。参与该项工程建设的汉王科技公司工程师在演示数据库效果时说:技术加工是一个纷繁复杂的过程,为了保证处理后的书籍保持原来的样子,汉王在数据处理过程中设计了40道大大小小的工序,每本书都经过这套完整的流程处理后封装,并进行大量的抽检,也会有很多返工再处理,最终达到了差错率为万分之一。

出席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成果演示会人员合影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是传统民间文化向当代科学技术成就转换的新成果。鉴于传统纸质图书出版工程大、周期长、成本高,不利于传播共享,以及这批记录文本无比珍贵的价值,中国民协于2010年12月在冯骥才主席的倡议下启动了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并得到文化部、中国文联的大力支持,中国民协数字化工作组与专家学者、汉王公司紧密合作,历经三年艰辛,圆满完成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第一期)预定目标:1.录入中国口头文学遗产资料4905本,8.878亿字,形成TIF、PDF、TXT三种数据格式,文字差错率低于万分之一;2.制作了检索发布系统软件;3.对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史诗、民间长诗、谚语、谜语、歇后语、民间说唱、民间小戏等11类口头文学作品进行了一级分类,计神话8085篇,传说111666篇,民间故事160373篇,民间歌谣272917篇,史诗1424篇,民间长诗2248篇,谚语518660条,谜语21331条,歇后语64555条,民间小戏850篇,民间说唱2891篇,总计1165000篇(条);4.用Flash动画形式概括中国民间文艺工作者百年来对口头文学遗产挖掘、整理的历程;5.完成了数据库文档多种形式的备份;6.按照国家图书馆标准对4905册资料进行了分类整理;7.对数字化工程一期建设过程的资料进行了整理归档。这是迄今为止人类最大的口头文学遗产数据库,也是借助当代高科技手段构建的民间文化长城。

  对此,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评价说,数据库的建成和投入使用,实现了口头文学遗产的永久储存,不仅会赋予其新的生命,还将为广大文艺家提供取之不尽的灵感和素材,同时还将实现资源共享,实现让全人类共同拥有文化遗产的愿望,为更多的人了解民间文学、热爱民间文学,并成为民间文学的传承者、传播者搭建起现代化的交流平台。

图片 1

  由于更贴近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口头文学比作家文学在民间的社会功用特别是教化作用更大一些。许多世代相传的古老神话和传说,不但给人们讲述了一定的历史知识,还培养了他们的国家意识、民族感情、团结精神;许多描写下层劳动人民反抗斗争的故事、歌谣和小戏,都长时期地、广泛地教育着人民,培养着他们高尚的情操和品格。

  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表示,中国民协成立六十多年来,先后组织200万人次在全国2800多个县进行口头文学的普查、搜集、记录工作,积累了近百年的成果,获得了40亿字的民间文学原始资料。这些资料大部分为手抄本、油印本、铅印本,都是原始记录,附有讲述人情况、记录人与记录情况,符合记录民间文学的国际惯例,具有高度的科学性。鉴于数据库对这一遗产能够提供更为安全的保存和更为便捷的使用,中国民协于2010年12月启动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

  自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60年间,中国民协先后组织了三次大规模民间文学搜集整理活动。采集者不仅按照国际惯例对民间故事、歌谣、谚语做了详实记录,还将讲述人情况、记录人与记录情况一并附上,其原始性、原真性、文献性、整体性、资源性十分珍贵,无可比拟,是几代民间文艺工作者田野普查的结晶。遗憾的是,囿于各种因素,绝大多数县级传说、故事等没有机会公开出版,大部分原始资料还以手抄本、油印本、铅印本等落后的方式保存着。

  演示会上,中国文联和中国民协领导为在数字化工程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工作人员颁发了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贡献奖奖牌、证书,与会嘉宾观看了数据库效果演示并进行了现场体验。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一系列重要讲话中多次强调要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提出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文字都活起来。演示会上所展示的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成果,正是中国民协充分发挥专家学者的智慧和优势,与有关科技人员紧密合作,把口头文学遗产和当代科技有机结合的成功尝试。

  本刊讯 2月28日,由中国民协主办的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成果演示会在中国文艺家之家举行。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赵实,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以及民间文艺界专家学者百余人出席会议。李屹、冯骥才、叶舒宪、刘锡诚、刘晔原在会上致辞,对此项工程的历史意义和价值作了充分肯定。会议由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主持。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中建成的数据库,是迄今为止人类最大的口头文学遗产数据库,是一个蕴含民间灵气、智慧和大美的民族民间文学宝库和矿藏。口头文学是民间文学的主要流传方式,包括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谚语、谜语、歇后语等等。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汇集了近百年来几代民间文艺工作者的心血和汗水,工程实施以来,他们迅速转换角色,从乡村田野走到电脑桌前,使得该数据库在学术性和专业性上得到了可靠的保证。演示会上,中国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赵实以及李屹、冯骥才、姜昆、马盛德、白轶民等为在数字化工程建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陶立璠、杨亮才、刘锡诚、万建中、刘晔原、安德明等专家学者和工作人员颁发了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贡献奖奖牌、证书。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是堪与《四库全书》媲美的当代最宏伟的中华文明集成工程。在收书品种与总字数上,它已远远超越《四库全书》,有由当代最权威专家学者精心整理的民间文学四库全书之美誉。它为国家和民族保存了一份精彩而珍贵的人类记忆遗产,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是我国规模最大、种类最齐全、资料最丰富的民间文学数字图书馆。由于实现了数字化,检索方便,它真算得上数字化的民间文化长城。

  可以说,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座文学大山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巍巍的文学大山。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将遍布在山川大地上的口头文学一篇篇采集来,筑垒起这样一座八亿八千七百万字令人叹为观止的文学大山,使它屹立于世界东方,彰显着中华文明的博大,可以永存,可供后世永享。

  光明网讯(记者 李贝)2月28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的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一期)成果演示会在北京中国文联举行。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主持会议,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李屹致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协主席、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工作指导委员会主任冯骥才,中国民协副主席、数据库专家叶舒宪,中国民协数据库专家刘锡诚、刘晔原发言,民间文艺界专家学者一百余人出席。

  刘锡诚、叶舒宪、刘晔原等学者在演示会上发言,对该工程的历史意义作出了充分肯定,认为补足了中国文化半壁江山,这对我们的文化观、知识观将带来巨大的颠覆作用,它的价值也许我们这一代人还无法充分估量到。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的民间文学研究者对数据库表示出浓厚的兴趣,现场操作体验后,什么时候上线使用成为他们最为关切的问题。

  口头文学是民间集体口头创作、口口相传的文学,与个人用文字创作、以书面传播的文学共同支撑着一个民族的文化与精神。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具有先觉意识的民间文学工作者便已开始了口头文学的搜集和整理。据了解,中国民协的口头文学资料库里还保存着上世纪早期周作人、刘半农等进行口头文学调查的手稿。

  本报讯 (记者 张志勇) 2月28日,中国民协在京举办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演示会,展示了该工程一期建设成果。该工程在中国文联、文化部的支持下,历经3年艰辛,录入我国口头文学遗产资料4905本,总计8 . 878亿字,圆满完成预定目标,为我国非遗保护工作增添了新亮点,该口头文学资料也启动了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的工作。

  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2月28日在京举行演示会,展示了工程一期取得的丰硕成果。这是我国文艺界向今年两会献上的一份厚礼,多年前曾在全国两会上为此事呼吁的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在演示会上形容该工程

  冯骥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4年两会召开在即,他还有一个梦想,希望把这部巨型的口头文学印刷出来,总计约4000册,希望能得到国家的支持,能有贤达人士予以响应,伸出援手。这样伟大和举世罕见的文明遗产,理应以图书方式面世,使这五千年来一直无形存在的口头文学,看得见摸得着,登堂入室,真正进入中华文明的殿堂。

  这些文字文本转化为数字文本之后,不能堆在一起,必须要进行分类,即知识加工,什么作品应该放在什么分类里面,这是民间文学专业人士才能完成的一个工作。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万建中说,民间文学研究不是研究单篇作品,而是研究类型,现在一级分类已经结束,二级分类完成了100本,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很多可能性。

  我们拥有了一座文化大山

本文由四川快乐12走势图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拥有了一座文化大山”

上一篇: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口头法学遗产数字化学工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