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鲁·瓦尔克:《信仰 体裁 社会:从爱沙尼亚民
分类:历史资讯

  2017年9月8日上午9:00至12:00,芬兰科学院通讯院士、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于鲁瓦尔克(Ulo Valk)教授在北师大文学院5049报告厅授课,题为《研究鬼故事的理论与方法:理解费解》。这是一项对处于物质与精神之间的民俗现象的研究,北师大跨文化研究院院长董晓萍教授主持了讲座,并担任翻译工作。

编辑推荐  近25年来,爱沙尼亚民俗学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就是改变从前民俗学的一国研究模式,转向了国际化的民俗学研究。民俗学者还打破学科界限,与相邻学科宗教学、人类学、民族学和文艺学等加强对话,该著正是突破传统民俗学模式和学科疆界的一种尝试。

  关键词:经典民俗学;回顾方法论;社会研究;文化研究;思想对话研究

  瓦尔克教授指出,目前在国际上在这方面的研究理论包括以下六种。一是语言学和类型学的观点,认为研究鬼故事的关键是搜集系统资料;二是历史学派的观点,主张从回复历史环境的视角来分析鬼故事;三是以体验为主的心理学派,认为鬼故事文本不仅保存了叙事特征,本身也是经验主义的创造;四是半心理学半人类学的方法,他们认为超自然信仰对象可能具有某种现实的形式;五是社会与小群体派的方法,他们认为要关注小群体;六是体裁学理论与分析方法,发现线索并思考这类故事的民俗品质。  他还认为,这种故事在本土对话(vernacular dialog)中有比较固定的位置。民俗学者应该在本土对话者学习,了解民众对鬼故事进行解释,而且把它们讲的有意义。这种叙事和讨论充满争议,且往往犹疑于现实和想象之间。正是在这种地方,言语的体裁与物理的现实发生了相遇。  瓦尔克教授的讲座视野开阔,理论扎实,讲述生动,受到了在座同学的热烈欢迎。同学们纷纷围绕超自然和自然的边界、超自然概念在未来的发展方向等方面提出问题。瓦尔克教授以严谨的学术思维和科学的研究态度一一回答。

基本信息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6月1日外文书名:Belive, genre, society: from the perspective丛书名:跨文化研究丛书第二辑精装: 150页语种: 简体中文开本:32ISBN:9787520200929条形码:9787520200929

  20世纪被公认为有成就的民俗学研究已归入经典民俗学(Classical Folkloristics)的范畴,包括以阿尔奈(Antti Aarne)和劳里航克(Lauri Honko)为代表的芬兰学派成果,以赫德尔(Johann Gottfried von Herder)和格林兄弟(Brother Grimm)为代表的德国学派成果,以史禄国(YMSokolov)、普罗普(Vladimir Propp)和麦列金斯基(Eleasar Meletinsky)为代表的俄国学派成果,等等。①他们的研究以本土民俗文本研究为主,强调科学研究的态度与方法,取得了一系列成就。近年兴起的回顾方法论(retrospective methodology)仍以本土民俗学为主线,但也批评经典民俗学的不足,并从三方面对其加以发展:1)在领域上,促进民俗学研究从文本研究转向社会研究、文化研究和思想对话研究,带动了民间叙事学的发展;2)在特征上,将民俗学视为理论民俗学与经验民俗学的二元综合体,开辟了民俗体裁学的新领域;3)在学科上,将对民俗学的学术评价转为价值评价,由此赋予当代民俗学以国家优秀主体文化研究的理论定位。关注这方面的讨论,可以发现当代民俗学的新走势。  一、芬兰学派的新视野  在回顾方法论的讨论中,芬兰学者依然活跃。与早期芬兰学派相比,后芬兰学派有了变化,当年芬兰学派引以为傲的故事分类法,已经被他们发展成为民间叙事学。安娜列娜茜卡拉(Anna-Leena Siikala)指出,民间叙事学(folkloristic narratology)放弃经典民俗学使用的狭义的历史学、人类学和语言学的观念,不再给全世界讲故事,而是转向具体社会研究,选择轻材料,讨论口头故事和多介质民俗文本。②  即便如此,芬兰学者也认为,芬兰学派与俄国的经典民俗学不同。在俄国,以普罗普为代表,他对经典民俗学的贡献很大,但他试图将意识形态学与历史学统一起来,更科学地解释民俗学,实际上又很难做到,因为意识形态学的建设对历史文化是有选择的,对那些从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民俗,往往要经过选择、淘汰或改造后才能利用,这样就对研究结论的正确性产生了影响。在后芬兰学派时期,芬兰民俗学者又遇到了哪些新问题呢?梯尤雅格(Tiiu Jaago)《在搜集回忆中创造体裁》一文中指出,他们在使用经典民俗学时代搜集的资料时,就碰到了一个问题,即当时收集和记录民俗资料的目标与当代民俗学研究的问题和方法不一致,尤其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搜集的民俗资料,很多都是历史回忆资料,当代民俗学的研究能直接利用这些资料吗?他的看法是,当代民俗学者可以参考这些资料,但要把握三个要素:一是靠向劳里航克提出的民俗体裁学(folkloristic theories of genre),③二是注意口头故事与书面故事文本的各自特殊性,三是考虑学者观念对搜集资料的影响,以及学者与讲述人的合作对资料搜集造成的影响。④今年看来,安娜列娜茜卡拉的民间叙事学和劳里航克的民俗体裁学都是后芬兰学派的重要成果。  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民俗学者劳特塔尔卡(Lotte Tarkka)是继安娜列娜茜卡拉之后的佼佼者。她近年发表了《图片化的他者世界:口头诗学研究中的想象》一文,对经典民俗学的一些观点加以重新考量,而且比梯尤雅格说得更透彻。她没有刻意回避芬兰学派与俄国经典民俗学都受到过意识形态学的影响,甚至连两国民俗学之间也有互相影响。其实,民俗学研究只要转向社会研究,就无法回避这种影响,刻意抹杀就是偏见。她研究的是意识形态学与民俗学互构的问题,不过她不讲宏论,而是从微观而核心的概念入手作分析。她指出,在经典民俗学的研究中,主要是在神话与史诗的研究中,惯用想象的概念,与此同时,经典民俗学者又大量使用图片或照片等做插图,演绎概念的意义。这种概念与图片相混合的阐述方法,对形成民俗学的内容和形式,乃至对研究结论,都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还有,经典民俗学以研究本土的自我民俗为主,便容易认为想象和文本也都是自我的。但从回顾方法论的角度看,其实在自我的想象和文本中也有他者的因素,自我和他者的关系是不能彻底撇清的。但两者有差异,差异就在于:经典民俗学者将他者世界定义为经验主义的范畴,于是对他者的知识和理解,包括他者的地形地貌、人口人种、社会制度和故事含义等,也都放到自我的经验范畴之外去思考。主张回顾方法论的学者认为,民俗的想象和文本都不是纯粹自发的产物,也不会凭空设置,而是被社会化的建构、文化化的沟通和话语化的关联的。劳特塔尔卡主张重新评价神话和史诗是想象研究中的概念与图片混合化的做法,其观点大致有三:1)早期芬兰学派对想象的概念与插图,强调科学研究,使用书面语言写作,增强了研究结论一元化的倾向;2)用想象的概念和写作语言去呈现民俗的本质,帮助神话和史诗成为一种可沟通与可表达的独立文本,在文本与事实上与民俗体裁割裂开来;3)对想象和图像的本质研究,与怪异的想象文本相连,提供了一个对经验化的现实世界的解释模式,而解释又与日常民俗的价值脱节。⑤  我们可以观察到,在回顾方法论的研究中,经验化的想象与理论化的想象已成为一套工具概念,两者之间并不对立,相反可以容纳他者、支撑多元。经典民俗学把经验化的想象当作自我研究的工具,回顾方法论并不排斥经验化的想象,不过同时也引入理论化的想象概念,这样扩大了民俗学必用的想象概念的阐释空间,搭建了自我和他者的对话式结构,能产生民俗学研究的新效果。这是一种新视野。它提醒民俗学者,他者与自我有矛盾,不可同化,但可以建设理性互视与信息依存的多元文化共存模式,帮助民俗学者像理性地容忍自我一样,理性地接受他者,摒弃经验化的想象对自我的无条件情感释放和对他者的非理智成见。  后芬兰学派的理论和方法可供我们借鉴,不过我们也要承认,关于经验化的想象和图片资料的研究方法,我国民俗学者已经比较熟悉。前人在传统国学和民俗文献的考论中,不乏使用这种方法。五四以后,我国民俗学者又吸收了外国民俗学的方法,最终找到了中国民俗学自己的研究方法,这种工作我们现在还在做。可是,道理是知道了,又如何具体操作呢?回顾方法论也有成果可用。近年来,在国际民俗学界,已经有民俗学者对经验民俗学和理论民俗学作二元综合体的研究,指出民俗文本如何构建了看不见的和看得见的精神世界。他们还将对话一词引入想象的概念,促进对民俗体裁系统作整体研究。

目录


著译者简介  [爱沙尼亚]于鲁瓦尔克(Ülo Valk), 民俗学博士,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爱沙尼亚语与比较民俗学系教授,塔尔图大学文学与比较民俗学系原系主任,国际民间叙事学会(ISFNR)前副主席。芬兰科学院专家,兼《印度民俗学》杂志编委等多种国际职务。曾在印度阿萨姆邦长期从事田野作业。主要研究领域为民间宗教与民俗体裁理论、文化与社会、对话理论等,代表作有《黑衣绅士:爱沙尼亚民间宗教中的魔鬼现象》(FFC 276,赫尔辛基:2001)等。  董晓萍,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民间文化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理论民俗学、民间文艺学、民俗志学和数字民俗学。主要著作有《田野民俗志》、《不灌而治》、《全球化与民俗保护》、《北京民间水治》和《现代民俗学讲演录》等。

  摘要:20世纪的经典民俗学以本土民俗文本研究为主,强调科学研究的态度与方法,取得了一系列成就。21世纪的民俗学肯定以往的成绩,但也对经典民俗学提出批评并加以发展,近年兴起的回顾方法论仍以本土民俗学为主线,但同时要求尊重文化多样性,开展自我与他者互动的整体性社会研究、文化研究和思想对话研究。有关回顾方法论的讨论带动了民间叙事学、民俗体裁学和民俗文化价值论的发展。

图片 1书名:信仰 体裁 社会:从爱沙尼亚民俗学的角度分析作者:于鲁•瓦尔克 著 董晓萍 译

总序 I前言 1第一节 民俗学的基本概念 1第二节 爱沙尼亚民俗学史 8第三节 民俗学的互文性研究方法:魔法故事研究 31第四节 人类学本体论的转向、亲历故事与人兽变形民俗 50第五节 民俗与他者:传说构建社会现实 70附录一 主要参考书目 101附录二 爱沙尼亚民俗学术语手册 113

内容简介  爱沙尼亚民俗档案化工作始于19世纪末,但民俗学者的研究仍倾向于芬兰学派,同时也关注民俗的社会文化研究,语言学居于主流研究地位。爱沙尼亚归属苏联期间,民俗学的主要工作是保存民俗档案和在新意识形态系统下从事学科建设。塔尔图大学参与了此前和此后国家教育体制的变迁与民俗学发展的全部历程。1991年爱沙尼亚再次独立,民俗学研究改变了苏联时期的孤岛状态,发展国际化研究。当代爱沙尼亚民俗学充满了争论、多样化的概念和研究问题。但它仍是一种系统的、批评性的对传统的研究。

本文由四川快乐12走势图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于鲁·瓦尔克:《信仰 体裁 社会:从爱沙尼亚民

上一篇:组织执行社长方小聪的就职发言 四川快乐12手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